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北京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邂逅,在爱和痛的边缘

2016-4-21 07:2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8| 评论: 0

摘要: 一 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那天回家很晚,半夜了,一个人在黑暗的街道上无聊的踢着地上的灰尘。 平时热闹的街道,到了午夜,也是这样宁静,让人窒息。而对我来说,却是一种解脱,符合我的心情。 这时候,我才是平 ...
广州同志会所

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那天回家很晚,半夜了,一个人在黑暗的街道上无聊的踢着地上的灰尘。

平时热闹的街道,到了午夜,也是这样宁静,让人窒息。而对我来说,却是一种解脱,符合我的心情。

这时候,我才是平静的,真的平静,可以想好多的事,该想的,不该想的。往往也会想明白许多事。

前面一个醉汉搂着个女的,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我才发现,这条街道就是这个城市里人们所最鄙夷的街道,高平街,是花天酒地和进行一些不光彩的交易的大本营。但是却很奇怪,为什么冷清得很。而当我又走了一会的时候,才发现,其实,在每个酒店或是路口胡同的地方,都会有一两个人,在黑暗中等待着,隐藏着。

于是,我还是继续走,走在这条街上,忍受着这些人期待的目光。

天却下起雨来,打在脸上,我加快了脚步,想回家吧。

但是雨突然下得很大很大。

我只有在一个屋檐下避雨。

而这时候,我身后却传来轻轻的咳嗽声,很轻,几乎听不见。

一个男孩,在黑暗里站着,用恐惧的眼光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显然,我的出现让他感到不安。

我打量了他一下,因为光线,我也有些没看清楚,只知道他的皮肤是那样的白,头发不很长,而那张脸,却是俊俏无比的。

我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因为要“找人”,可以到酒吧找,到迪厅找,甚至我觉得我的条件,可以到一切有人的地方找。却不用到这种“专业”的地方找,因为都知道,说是专业,一定带了不少专业病。

这时候,要是个女的从我后面出来的话,我一定没兴趣的打发她走;而在我眼前的,却是个不安紧张的男孩,一直看着我。这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

显然,他对眼前这个个子很高的哥哥是有些畏惧的。

我笑笑,走向他。他好象向后退了退,眼睛却还是直直的看着我的脸,用恐惧的眼神。

“Hi!这么晚了,你等人吗?”我明知故问。

“是……不……没有……”

这确实让他有些难以回答,他好象更加难为情了。

“你是mb吧?”我直接问他。

他没有回答我,低下头,算是默认了。

“会吸烟吗?”我递上根香烟。他却没有接。

“你这么大的男孩应该去上学才对。”

###NextPage###

“恩……”

他显然没有要回答我的意思。

“还上学吗?”

“上”

“那你还做这个?”

他还是没有回答我,眼睛从我的脸移到了地面,透露出一种无奈和悲伤。我没有继续问下去,从他的眼里,我知道,他一定是被生活所迫。

我们就这样继续沉默着,而雨却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

“多大了?”

“18”

“高中?”

“是”

“哪个?”

他说了个高中的名字,是本市最好的重点高中。

我也有些悲哀。

“可惜了。”

我这样说。他却还是没有说什么,眼里也没有责怪和埋怨。

“你在这里多久了?”

“没多久,刚来的。”

我也猜到,要不哪个会选择这样隐蔽的地方,说是来MB明白不如说是来逃避现实。好象是怕人见到私的。

“我这几天还没找到过人。”

“我知道”

他显然有些惊讶,其实,我从他的表情来看,就猜到他还没有做成过一次生意。

我便越发对他产生了兴趣。

我又问了他的一些情况,他都回答了,我也找了一些轻松的话题和他聊了起来,聊了很久,因为雨还在下,我也没有丝毫的困意,他也不再紧张,知道我不是坏人,卸下了他的防备,甚至露出了他的笑容,有些孩子气的笑,两颗精致的犬齿,真的很可爱。笑中还有暧昧,对我的眼神也很奇特,让我心里痒痒的。我白天的不快,这时也已经烟消云散。

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很劣质的铃声,应该是很老的型号。他哼哼的应了电话,转身对我又笑了一下,其实,他对熟人还可以说是开朗的。

“姐姐要我过去,说有人找我。”

我知道他所谓的姐姐应该就是做这种买卖的贩子,而这时候,虽然他的脸上是带着一点笑意,眼里却是复杂无比。无奈,喜悦,恐惧,希望,失望,悲伤……

他的一点笑容,是留给我的礼物,我这样想着。

“哥,我走了,希望能再见到你。”他这样小声说着,好象在期待着什么,有些失望。

“再见。”我自己几乎都听不见自己说出的这两个字,心中的欲望在燃烧。

他转身向雨中跑去,双手放在头顶挡着,虽然无济于事,雨还是无情的打在他的身上。

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也跟着跑了出去,疯狂的追上他,拉住他的胳膊,跑到路旁的屋檐下。

我们站在那里,我用手帮他擦掉脸上的雨水,他就这样站着,很听话的样子,眼睛看着我,里面充满的,是无限的爱意。

“今晚陪哥,好吗?”

“恩”

我俯下脸,一阵狂吻。

我的车停在不远处,我们手牵着手,顶着雨,跑到那里。

进了车,我故做深沉的先那毛巾给他,然后又自己不急不慢的擦脸,还把音乐开了起来。没想到他却先跪到车坐上,捧起我的头,手扒掉我上班时穿的西装,解掉我的领带和衬衫的扣子,疯狂的吻着我结实的身体,我一动不动,任凭他的摆布。没想到,对于我他是这样的疯狂,这让我兴奋的不得了。

一个小时后,我已经开着车在回家的马路上了,虽然已经午夜,路灯依然明亮,世界一下变得不再寂寞了,所有的不快彻底消失,因为,在我的肩上,他还在睡着。

###NextPage###

2002年12月我真的是一个邋遢的男人,真的。同时是一个自私的男人,从来不会在乎别人的感觉,只要自己的满足。所以我交的“朋友”都不长久,但是兄弟到是不少,因为我对兄弟还是十分够意思的。

在从巴黎到北京飞机上,我有种要呕吐的冲动,不全是晕机的缘故,还因为上飞机之前……

巴黎,我最喜欢的城市。

明媚的阳光,温暖的撒在我的脸上,忙了几天,终于有时间出去走走了。

行人都煞有介事的走着,无心欣赏这样的气氛。可能是习惯了吧。不觉得有什么特别,我想过,要是可以在这样的城市里,和一个所爱的人生活,我可以抛弃一切,我现有的一切。

在一个喷泉附近,有一个华人模样的年轻小伙在弹着吉他,脚下有很多的铜板。

我走过去,他并没有抬头,继续弹着,阳光同样的洒在他染成金黄的不长的头发上,十分耀眼。我站在那里,听了一会儿,掏出一张不小的纸币,然后松开手,那纸币便慢慢的飘到地上,他的目光才从地上移到我的脸上,同时停止了弹奏。

我笑笑,然后转身离开了。

吉他声再次响起。

我走进一家CAFE,要了杯卡布其诺,静静的看着外面匆匆的行人和美丽的景色。

我喝了好久,因为我喜欢这样坐着,在这样的地方坐着简直是一种享受。

然后,有一个人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带来了淡淡的柠檬香水的气息。这种女人喜欢的味道,但是我却也对此偏爱有嘉。

我先看到的是他脚上的名贵皮鞋,想应该是个有钱的老外吧,便没去看他,还是继续我的享受。

直到waiter来问他要什么,他用地道的法语说要和我一样的咖啡时,我抬头看了他,我惊住了——在我眼前的,居然是那个刚才弹吉他的男孩。

不同的是他换了一件休闲的衬衫还有他脚上的休闲皮鞋。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道是他先开口说话了。

“Hi”

我也同样的回了他一句,笑了笑。我的法语真的不是太好,尽管能听懂别人在说什么,但是自己用起来便不是那么自如,为了快点解开我心中的疑惑,我便开始说起英语来。

“You Japanese?”

“No,Chinese?”

这足实让我高兴,但是我的疑团更大了。

“你一定很迷惑吧。”他带着笑,用几乎标准的普通话问我,但是还夹着不少台湾的味道。

“是啊,你到底怎么回事?我真的不明白。”

他笑笑。

“我想和你做朋友啊。”

我又一次迷惑了。

“我看到你的时候,想到了我一前台湾的生活,想到了我的过去,然后我真的想和你做朋友,因为我喜欢你。”

我听着他这样直接的表白,一个大男孩对一个小男人的表白,这样直接而干脆。

###NextPage###

“但我还是不明白。”我这样说。

其实我的心里也十分喜欢这个皮肤黝黑的帅小伙,第一眼我就喜欢了,头发不长,刚刚就好象那些街道小混混的感觉,现在却摇身一便,俨然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开始因为在异国,我也没有这样的心情和时间,所以便没有想入非非。

“我是台湾人,13岁来到法国,在这里生活了5年。大学刚刚毕业。”

“那你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自由的生活呀,早上我便开着车、穿上旧旧的牛仔,弹着吉他在那里玩。”

“你怎么这么快就涣然一新了?”

“我要穿这样的衣服还能出得来吗?我妈妈一定打死我了,呵呵。所以呢,我就带着这件牛仔,到这里就换上,回家的时候在换回来。”

“哦。”

他的咖啡来了,看着他喝咖啡的样子,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贵公子,不过带了点不羁与叛逆的感觉。至少他的直接和气息让我喜欢。

我真的有点没出息,面对这个比自己小了5、6岁的男孩儿居然有些窘迫。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现在反而变得被动起来。但是,当我们谈了很久后,从他的家庭和习惯谈到我的事业和城市,香港,台湾,新加坡,还有大陆,从他每周的巴塞罗那写生,谈到我经常性的出差,美国,法国……话题越来越轻松,我感觉也好了许多,我们也更加了解了。从他的话中,我知道,他虽然是个贵公子,但至少是个爱国的贵公子,他对祖国统一都是那样的关切。

我看看表,已经10点了,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聊了近3个小时。我说,我该走了,下午3点的飞机,回到我的城市。

他说,你跟我回家,好吗?去我家做客。

我知道他想要我。但是我不能答应,因为我下午真的要回去了。

“那我送你吧,我的车就在外面。”

“好啊。”我同意了。

他开着车,显然不是向我的宾馆的方向。

“你的方向错了。”我明知道他心里清楚,还只提醒他。

“我知道,我只想和你多呆一会儿,这还不行吗?”他带着点不满和激动,他真的喜欢我了。

我真的不想伤害他,真的不忍心伤害他,尽管我喜欢他,尽管我平时都不在乎。但是,对待这样一个富家公子,我们根本不是一个阶层上的人,我没有权利给他本来快乐的生活上带来任何的痛苦。所以我不能要他。

他还是那么固执,他的表情很严肃。

但是,他还是把我送到了我的宾馆楼下。

“我到了。”

“你再陪我坐一下吧。”他说。

“不了,我没多少时间了。我们以后还会再见的。”我这样说。

他的眼里还是有些伤感,直直的看着前面。我有些奇怪的感觉,好象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好象我们已经相爱很久了,他在看着一个他所爱的人离去。

我退开车门,他却拉住我的手,眼睛直直的看着我,满是期待。

我笑笑,无情的笑,无奈的笑,然后挤出一句:“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

“那你留下来,好吗?”

我摇头,还是无奈的笑。然后挣脱了他的手。

我的头突然疼了起来,我是有这种病的,遇到让自己情绪激动的事情总是会头痛,并且很久不会好。我手按着头,走向宾馆大门,想象着他失望的眼神。

我从楼上看到,他在下面好久才离开的,可能是想清楚了,当他车开走的瞬间,我本来痛着的头仿佛要炸开一样,泪水也滴了下来——看着喜欢的人近在咫尺,却不能相爱。

然后我就上了飞机,头还是那样的痛。我一个人孤单的享受着疼痛,回忆着上午的一切。这时候,我闻到了柠檬的气味,这让我又一次难过。前面的人回过头来,操着英语:"Could I help you? sir?"我有气无力的抬起头,一张俊俏的年轻的脸展现在我眼前,带着不羁的笑。头痛顿时全不消失,我不敢相信,定了定神。

“你怎么来了?”

“我来和你生活。”

###NextPage###

七月初七,中国的情人节。

外面热的很,我躲在办公室的冷气机下,不敢出去。

地上有好几束鲜花,有女人送的,也有男人送的。电话也接了很多通,其实早在前天就开始有人开始预约今天的活动了,算算到现在应该有3,4十个约会了吧。我不知道该去哪个,不该去哪个?

我已经把女人的约会全部退掉,但是男人的约会也有10来个,都是难以取舍的。

抽签?

这时候,又来了一个电话,这几天我都要被电话搞疯了,一接听,我要是说已经有约了那边就会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我也不好发脾气,只有哄着。

我真的是腻了,所以,我决定,今天,我要自己度过,一个人,过得有意义一些。

下了班,我早早的就离开了公司,并且关了电话,这样我就和所有认识人断了联系

我开着车,没有什么目的,只想走得越远越好。车里的音响大声的响着,我叼着烟,飞快的开着车,有些兴奋。

不知不觉的开了好久,天有些暗了,这里好像是郊区,并且是很远的郊区了,因为前面已经没有了马路,附近甚至还有农田。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想停下来看看。

路旁有一个塌了的房子,只剩下一面墙,一个男的在那里面着墙站着,我便走过去,拍他一下,想问问这里是哪里。没想到他却吓了一跳,我才发现,原来他在小便,我有些不好意思了。站在一边,他尿完了,还冲我笑笑,这时我才看清楚,他原来是这样帅气的一个小伙,赤裸着上身,皮肤黝黑,但牙齿却是十分的洁白,平平的头发,浓浓的眉毛,给人的印象是十分健康和阳光,并且有淳朴的农村气息。这时我更加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刚刚看到了他的下部。

“你拍我干嘛呀?差点害我尿到裤子上。”他用那个地区爽朗的方言说着,笑容和他的语言一样,也是那么爽朗。

“哦,对不起啊,我想问一下这是哪里?”

“无名村啊。你不知道吗?”

我才想起,听说这里的蔬菜很出名,不含农药。

“哦,原来是无名村啊,我怎么绕到这里来了。”

“呵呵。”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你们这些有钱人就是喜欢玩啊,都快天黑了还开车不知道方向的乱走。”

“哦,不是,我是迷路了,呵呵,请问这里有Reataurant吗?哦,对不起,就是餐馆。”我肚子真的有些饿了。

“这里哪有什么餐馆呀。”

“哦,这样啊,那谢谢你啦。”我掏出烟,递给他一根,我自己也点上一根。

“那我回去了。”我说。

这时候,我那不争气的肚子却响了起来,他察觉了,笑笑。

“走吧,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去我家吃点东西。我们这里的蔬菜可是出名的哦。”他不无自豪的说。

“不了,太麻烦你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你要是不去就是看不起我哦。”

我没办法,再加上我肚子真的很饿了,再再加上他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我喜欢他这样的。

他家是一个不起眼的平房,就他一个人住。

他让我坐,到厨房忙了半天,做了几个菜,又去买了酒。

他的手艺真的不错,我吃了很多,我们一起也喝了很多,聊了很多,我的性格在城里的朋友中也算是比较豪爽的了,酒量也不错,于是我们一见如故,越喝越投机。简直相见恨晚。甚至吃完饭以后,我们好像已经认识了大半辈子。

我们喝得里倒外斜,躺在他的床上胡说八道。

那时候,虽然已经醉得不成样子,但是我知道,我们的关系,也就是兄弟了,他是那样淳朴,是不可能有那爱好的。这我清楚得很,想到这里,我借着酒尽,泪流了下来,他没有发现。

我感觉我们真的认识了好久,那好像是我最最好的朋友一样。

今晚是要睡在这里了。

没想到我的情人节是在这个地方度过的,和一个一见如故的兄弟。

这时候,我的手碰到了一本书,我便顺手拽过来看,原来是本色情杂志,不过上面的封面却是脱光了的男人,“你怎么有这个呀?”我笑嘻嘻的带着醉对他说。

“我就喜欢看这个呀。我爱看男的。”他不含糊的回答,虽然带着醉意。

我那时候真的清醒了,本以为这个男人不应该是同志,这让我喜出望外。我转过身压住他结实的胸膛,问他,“那你喜欢我吗?”

他应该也醒了,把嘴靠过来,四只有力的臂交叉在一起。

剩下的我什么也记不得了,只记得他在高潮时候,大声的喊着:“我喜欢你,我爱死你了,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爱死你了。”

我也是,从我第一眼看到他下面的时候,我就爱上他了,呵呵。

###NextPage###

2003年1月我要回家过年了。

我家在北方的一个小镇,由于那个小镇实在太小了,最近的机场都还要坐上半的火车。所以我决定,反正也不差那点时间了,我坐火车回去。

春节时的火车票真是难买呀,好不容易才托朋友买到一张,不过卧铺是绝对没希望了,我想,反正才两天,忍一下就过去了。也就上了火车。

上了车才发现,原来事情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火车上满满的都是人,过道里,车厢的连接处,甚至连座位底下都趴了人,我才知道什么叫水泄不通了,不要是走路,就连转一下身子我估计都有问题。

我真的后悔了,这是我今年第一件后悔事,并且十分后悔。

我那里能吃的了这苦啊,我心里这样痛苦的想着。但是火车已经开了,没有办法,我有种想自杀的欲望。

不出我所料,我的头痛病在上车一个小时后就犯了,我拿出药吃了,不过无济于事,车厢里的嘈杂声让我越来越痛。天南地北的方言,乱七八糟的味道,让我想吐。我真的想死了。想我当时是不是头被飞机刮了,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但人还是那么多,只不过稍微的静了一点,不过还是要比迪厅吵一些,睡是睡不着的,我闭着眼睛,继续忍受着头痛。我想,我应该快死了吧。

突然,一个人过来,拍拍我,我睁开眼看,是一个30多的男的,长的贼眉鼠眼的,靠过来小声说,你手机刚刚让人偷了。

我一摸,是没有了,我说谢谢呀,小偷往哪里去了。

他指着说那边。

我边向那边走了几步,突然一想,又转身走了回来,问他,被偷了多久了。

他说:大概一个多小时了。

“那你才他妈想说!”我差点气过去。

那人没说什么,看我并没有要打他的意思,知趣的悻悻的走了。

我有一屁股做回我的位置。继续生气,想要不是老子头疼,你早死了。然后又一想,附近这么多人难道都冬眠了吗?越想越气,索性又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你们偷吧,反正老子就剩下一打信用卡了。还有这帮见死不救的小人,偷完老子的就该偷你们了。

这时候,又有个人拍拍我,我以为又是哪个傻X来告诉我在一小时前我的信用卡被偷了呢,便没个好气的说了一声:“干嘛?”

当我睁开眼睛,定了定神看时,原来是个警察,我连忙站起来,说警察同志你有什么事吗?

他拿出我的手机,问是你的吗?

我说是。

“那怎么不报案呢?”

“您看看这里能走得出去吗?再说我现在头痛的很,为了报案再把命丢了。”

“你可真会开玩笑啊。行了,和我去写个材料,就把手机还你。”

“您饶了我吧,我走不出去的,您要是不还我我就不要了,我害怕挤死了。‘我同时按了按痛得不行的头。

“你吃药了吗?”我没想到他会问这些事情。

“吃了,不过不管用。”

“走吧,跟我走。”

我还是坚持不想去,又胡扯了一通,但是,他的手却把我的手拉住,很诚恳的说:“和我走吧。”

我才发现,他原来是这样的帅气,特别是在他警官制服的衬托下,20出头的健康的脸,是那样的精神,但又有些稚气未脱,和我见过的警察完全是不同的感觉。

我跟他走到他的休息室,原来这样拥挤的车里居然还有这么宽敞的地方——在最后的一节车厢里,全都是工作人员和一些大官的休息包房。他带我走进一间,我看门上写着:乘警休息室。

里面不大的地方摆着两张床,一张小桌子。

“就你一个乘警吗?”我问他。

“不,还有一个,现在大概去巡逻了。”他回答,“你躺下吧,休息一下,在这里会好一点吧。”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感谢的话,这么好的人,世界上已经几乎绝种了。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又看了看他。

他倒了被水给我,问我为什么一个人坐车,要去哪,我回答了。然后他有问的丢手机的事情,我说丢了一个小时,有个人才告诉我,他笑了,洁白的牙齿。

我开玩笑:“请问先生姓雷吧?”

“对呀,你怎么知道,我叫雷锋——塔,哈哈”

我也笑了,突然,我好像想起什么。

“难道每个人有病你都要这样照顾吗?那样估计这节车厢就不用住别人了。”

“不啊,那就要挑重点了。”

“那什么样的算重点呢?有钱的还是长的漂亮的?”我打趣。

“长的帅的啊,像你这样的。呵呵”他说。

我觉得他有“门路”,便继续。

“我这样也叫帅,和你比就差远了。”

“你这人就这么喜欢开玩笑吗?”他很傻的样子说。

“是啊,本人别的不行,开玩笑绝对是这个。等一下我要和你开一个很大的玩笑哦,你千万不要神气呀。”

“什么玩笑呢?”

我抱住他的头,疯狂的吻他。

他没有挣扎,反而很认真的和我接吻。

突然外边有人敲门,我们装做没有人,小声的继续。

等一小时后,我们穿好衣服开门看时,另外一个警察已经在门口蹲着睡着了。

###NextPage###

五 新年的回忆

窗外是隆隆的鞭炮声,独自一个人坐再电脑前发呆,心里有些空虚,前所未有的空虚。今年的春节在我看来为什么没有任何的气息呢?

我怕了,害怕承认,我已经长大了。真正的长大了。不再想去怎么玩了,以前的这时候,我都会带上邻居的小朋友去外面放鞭炮的,呵呵,现在想起来都好笑。

现在的我,只想在家里,什么都不做,静静的想一些事情。一些无所谓的事情。我真怀疑我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敏感了。容易落泪了。我不是一个这样的人啊。我更加不敢相信了。

我那些没有结局的邂逅,现在我要把它们画上句号,然后变成回忆,一口一口的吃掉……

这样,世界上一切完美的事情,便都消失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唯一一封情书
在认识大Z之前,我遇见过并追求过一个当时的大学生小g.在“小概率事件”和“书童”那
我们俩的三年
真切的是时光如水,岁月如歌。就这么快的,我们两个,三年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想
与已婚同性男友的悲惨结局
(1)我别选择,只能把发生在昨天夜里的事情也在这里了,我不知道跟谁去诉说我的难处
我要找的人在哪里啊?
有时间很想哭,一种很莫名其妙的冲动,想依偎在一个人的怀里哭,或者会像孩子一样,越
别告诉他我想他
从发给他的那条最后的信息,我想你。然后,我就告诉自己我已经不能再想他了,如今的他
对不起,我的爱误了你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要心有了期盼,再短的日子都会感觉漫长而又遥远?仅仅一个礼拜,
一些事,一些情(1-3)
(1)决定我决定和小滨在一起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觉得自己应该有开始新生活
我只想唱歌给你听
小可,男,留西瓜太郎头型,性格沉默,爱好是音乐。他大学毕业的那年,圣诞节前夕,出
大学生的心路经历
一忘记一个人的滋味,除了漫长,什么也没有。就因为曾綺爱过你,尔后——没有以后!你
邂逅,在爱和痛的边缘
一 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那天回家很晚,半夜了,一个人在黑暗的街道上无聊的踢着
从直男变成GAY
故事的开头都注定一个命运,有悲有喜,而我的故事也逃不过这个注定,其实我总是在写与
爸爸,请你放过我
最近一段时间,同志网络上呼吁同志们勇敢地come out出来的呼声越来越高,著名的社会学
给暗恋直男的信(外一篇)
给暗恋直男的一封信志刚:当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已经和公司办理好了辞职手续,南下深圳
从爱人到兄弟
从爱人到兄弟,荒唐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能接受。一切的梦境都结束了,沉睡了几个
我和我弟弟
我和我弟弟相依为命二十多年。在我十岁,弟弟六岁时,我们的父母因为一起交通事故,意
两个男人幸福的爱情故事
当三色堇在网路上遇到了葶苈子,从那天起,他就每晚失眠了。于是三色堇每天都在幻想着
是个同志,你就美着吧!
(一)题记——青春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是由穿着高统靴和化装服的孩子在上面踩踏的一
我的断臂经历
和A认识是在北京当地的在京外国人非常喜欢登录的一个网站上,我发布了一条交友信息,
今夜感觉你的爱
其实蓝枫一向都没有晨跑的习惯。他的生活原则是“简单”,但是多数人对这种原则的另一
四十八小时恋爱故事
环顾这间不太大的卧房。小熙喜欢回家后把所有房间的灯打开,电视,cd,凡是有声音的东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  

GMT+8, 2019-10-22 22:33 , Processed in 0.09737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北京最大的同志导航 北京同志!

© 2014-2015 北京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