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1nsnspa
北京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深圳同志 重庆同志 成都同志
天津同志 河北同志 山西同志 江苏同志 浙江同志 福建同志
湖南同志 河南同志 辽宁同志 云南同志 贵州同志 湖北同志
山东同志 吉林同志 安徽同志 江西同志 海南同志 陕西同志
甘肃同志 宁夏同志 新疆同志 广西同志 黑江同志 香港同志

爸爸,请你放过我

2016-4-21 07: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17| 评论: 0

摘要: 最近一段时间,同志网络上呼吁同志们勇敢地come out出来的呼声越来越高,著名的社会学家李银河女士在对香港的媒体中,也对大陆的同**人士不懂为自己权利抗争,对自己的权益麻木不仁而发出了爱之深、恨之切的感叹。但 ...
广州同志会所

最近一段时间,同志网络上呼吁同志们勇敢地come out出来的呼声越来越高,著名的社会学家李银河女士在对香港的媒体中,也对大陆的同**人士不懂为自己权利抗争,对自己的权益麻木不仁而发出了爱之深、恨之切的感叹。

但是,就目前的社会而言,在中国大陆是不是已经到了同志们可以为自己的权利勇敢地站出来的成熟的时机?

别人的情况我不知道,下面,我只是说说我自己个人的come out的经历,希望给大家一个选择的参考。我在这里,只是希望大家看了我的故事,能够更好地处理自己和家庭之间的矛盾,避免再去经历我走过的伤和痛。毕竟,这样的伤和痛不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能力去承担的。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搜狐网做了中国第一次的同性恋的专题讨论,很荣幸,我在这个讨论活动中认识了做这个讨论的搜狐女人频道的webmaster——冯慧娟小姐。她将我在这个讨论中所说的一句话:“欢迎大家参加讨论,勇敢地说出我们心中的感受,将我们的爱走在阳光下”制作出一个弹跳窗口,让所有参加这个讨论的人都可以看到“飞雪独樵”这个名字。并且,受她的委托,我承担了一部分给参加讨论的读者回信的工作

开始做这份工作的时候,是新鲜的,毕竟,不是谁都可以每天都接到几十封读者来信的。在每天都可以接到大量读者来信的条件下,我慢慢了解了同志这个圈子里很多一般人所难以了解的痛苦和残酷。但是,做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觉得压抑,因为我感觉我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去面对这么多的苦涩和眼泪。毕竟,我对我自己的人生,也没有一个完整的认识,对我未知的未来,也充满了迷茫。

那个时候,我将我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放到了这项工作中去,渐渐得,我开始觉得自己受不了了。我给冯慧娟发信中说道,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心理医生也有自杀的!我做不下去了,我退出!冯慧娟给我的回信中说,你要知道,对你来说,给别人一些温暖鼓励的话只是回一封信只是写一些字,但是,对于这些生活在痛苦中的朋友来说,这些来自心底的呵护,往往能够改变 这些朋友们的一生!做为同志自身的你都不愿意牺牲自己,那么你们怎么还奢望这个社会给你们阳光?你累,但是,做为搜狐员工的我们每天收到的来信更多。其实,你们生活好不好,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关系?

我看了,无言。我重新让自己投身到这项只有牺牲没有回报的工作中去。说是没有回报,或者也不尽然,毕竟,我开始让自己结识了很多一直保持到现在的朋友。我的回信中,也少了客套而多了真诚的交流,在鼓励所有象我一样,身处在迷茫和孤独中的朋友坚强。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我是在让别人坚强,还是,我让我自己坚强。

###NextPage###

随着讨论的加深,我认识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也深刻地明白了我留在家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局。我开始打算离开家去北京发展。之所以选择去北京,是因为飞雪是生活在苏北的一个很小的城市里。在这个城市中,同**还处在普通人所未知的世界里。我借出去旅游的借口,去了次北京,在朋友们的帮忙下,实地考察了北京的情况,通过各种渠道的考察,飞雪觉得自己还有在北京生存下去的能力。并且,想为我们这些人真正地做点事情,光在家里靠着网络回回信,也是远远不够的。北京,毕竟可以在资讯方面可以提供更多更实际的东西。

该准备都准备了,并且,也对家人提出了辞掉工职去北京的想法。

对于我想辞职这个想法,对我的家人来说,是非常突然的。我父亲就问我,为什么现在这么好的工作不要,一定要到一个遥远陌生的地方去从零发展?

考虑了很久,觉得是该告诉我父亲我是gay这个事实的时候了。

之所以觉得可以告诉我父亲我是同志,飞雪想先向大家谈谈我父亲这个人。

飞雪生活中的朋友很多都十分羡慕我家庭的和睦气氛。很多时候,他们都觉得我和我父亲之间,更多得象朋友,而不是父子。我父亲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培养我独立思考,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的能力。我们家不管什么事情,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很民主地发表意见。做为父亲,他一直都很尊重我们做子女的个人想法。而且,就我认为,我父亲还是比较能接受新鲜事物的人,当网络刚在我们这个城市出现的时候,尽管那时候上网费很高,我父亲就很支持我上网。他对计算机和网络在现实生活中的重要作用,走在了很多父亲的前面。

而且,我父亲还做过一阵子计划生育工作。飞雪第一次接触到“同性恋”这个词,也是在读中学的时候从他带回来的关于性以及生育方面的国外过来的内部科普读物中看到的。我想,我父亲对这个词,应该是不会陌生的。

所以,我觉得我可以告诉我父亲,我是一个gay——尽管现在看来,当时的想法很幼稚。于是,在一个晚上,当我父亲又一次希望我再做考虑的时候,我对他说了。

我给他看我自己的同志网站,给他看搜狐的同志讨论,给他看网友给我的来信以及我的回信。我父亲很震惊,但是,他没有发表他自己的想法。他就这么坐在电脑面前,一页一页地看。一直看到深夜。终于看完了,我父亲看着我,只说了一句,现在很晚了,先睡觉吧。说完,他就下楼了。

那一夜,我没有睡,因为我不知道等我的是什么。在心底,开始后悔自己这一举动。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风暴快要降临的压抑。因为,父亲只对我说了那么一句话。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夜,第二天天刚亮,我就上班了。因为我不知道该如果去面对我父亲——在一天开始的时候。

但是,该面对还是要面对的。在晚上我吃了晚饭上楼回到我自己的房间后,没一会,父亲也上来了。

还没到24小时,却感觉父亲老了十岁。

那一夜的谈话的细节今天也是不愿意再提及。我在我父亲的心里,从一个骄傲的儿子沦为一个为人所不齿的同性恋!当时谈话的焦点并不是我到北京生活的问题,而是,我做为一个同性恋者要面对的是什么。

首先是“爱滋病”。虽然我父亲做过计划生育工作,虽然他比普通人更早地知道了“同性恋”这个名词,但是,在我父亲的观念中,一直是将同性恋和爱滋病划等号的。这个也不能怪他,就目前我们国家传统的媒体而言,也一直是在进行着这样的误导。同性恋意味着性混乱,意味着**,意味着堕落,意味着最后在爱滋病的痛苦中被人唾弃中腐烂地死去!

第二是婚姻的问题。我对我父亲已经表态了,我坚持不结婚。因为我觉得自己是同志,不爱一个女孩子而还去和她结婚,是罪恶的。因为这样会伤害这个女孩子一辈子的幸福。我父亲对我说,爱情和婚姻是两回事情。你不结婚,那么将来你老了怎么办?你还没结婚,怎么知道你结婚了就不会有幸福?我们两个老的都不指望你可以为我们照顾我们一辈子,但是,你也要想想你自己。

第三是我所要走的路的问题。我父亲当时对我说,如果你是别人的孩子,要去牺牲自己的所有去让别人走得更好一点,我会很欣赏你。但是,你是我的儿子,所以,不行。在中国什么时候都是枪打出头鸟,你这么做下去,谁可以保证你永远都是风平浪静?万一这个社会风气变了,你怎么办?按照你的说法,中国有三千万到五千万的同性恋,那么为什么别人不去做而你要去?我就是退一万步,同意你去爱一个男人,但是,也决不同意你去做什么努力和奋斗。你现在还不明白,你还不知道在社会上做一件这样的事情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NextPage###

所以,如果你不告诉你是同性恋而去北京,那么我放你走;但是,既然你说了,所以说什么你都不能走!我不能看着你自己往火坑里跳!你要这个家,你还要你这两个父母,你就别走;你走,就不要这个家!

那晚,我对着我的父亲流下了泪水。因为我觉得我在网络上所有的努力都显得那么苍白。我可以劝慰天下所有的同志,可是,我对我的父亲的坚持却没有办法让他看开点。父亲没有说任何不对的话,尽管许多观念相对而言显得狭隘和自私,但是,我知道他所说的一切,都是为我好。天下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走一条相对来说舒适安逸的路,因为他们这一辈的人经历了太多的风雨和磨难。他们不奢望自己的孩子去成为一个名垂千秋的人,他们只希望在自己晚年的时候,可以象中国大多数的老人一样,享受普通的天伦之乐。这个要求难道过分吗?一点也不。因为娶妻生子乃是一个健康男子的最简单的行为。他们对我们也只是要求这些,可是,我却不能做到!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了。但是,我还是无法忘怀那一夜的父亲面对精神骄傲在刹那间倒塌后所表现出来的空洞。他整个人都开始严重地衰败,只是眼睛中还依然有让我无法直视的企求。他这一辈子对我没有要求过什么,在我自己的内心深处,我也一直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孝子,可是,我能吗?

但是,放弃自己,去演一出没有任何幸福和快乐可言的婚姻,我能吗?

突然觉得自己很罪恶!我为什么要去对我父亲坦白?我为什么要天真地以为我父亲可以接受?我为什么要在他晚年的时候,去打碎他以为最坚固的梦想?我为什么这么残忍?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自己的心灵可以得到释放,可是,我却将这么大的一个包袱卸在了我父亲日渐苍老的身上,让他在自己一晚年的时候还要承受这么残酷的现实?做为一个儿子,给自己的父亲最大的伤害,还有比这个更厉害的吗?

那个晚上,父亲对我说的最后的话是,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将这事情告诉你妈妈。她没有办法去接受这样的一个事情的。你放心,你这个事情只要你自己不说出来,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再去对第二个人说,我会将它带进我的棺材里。

面对他疲惫的灵魂,我受不了我内心的煎熬和谴责,我跪在他的面前。我对我父亲说,爸爸,你就放我走吧!我这一辈子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你们,让我们家丢脸的事情出来的。为什么我不能去走我自己的路?为什么我不能去有我自己的幸福?你们当时为什么生我??

我父亲也流泪。他痛苦、失望但是依然坚决地对我说,你别跪了。你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跪过。跪有用吗?如果跪有用,我给你跪下,你答应我,好吗?我不知道我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用你来惩罚我。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我要是放你出去去搞同性恋,我怎么向我们家的列祖列宗交代?你要我死了后怎么去见你爷爷奶奶?

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办才可以让大家都有满意的结果?

我没有答案。我既不能做父亲期待中的儿子,我也不能抛弃日渐衰老的父亲而去走我自己的路。我们之间在僵持着,进行着一场沉默的战争。我在我自己的心里,也在坚持着一场忠和孝的战争。

我和我父亲之间以往的那种朋友似的交流没有了。父亲在家中开始沉默。每天晚上,他都会到我房间中坐一会,但是,也只是看着我而不再多说什么。我知道他只期待我说一句放弃,可是,我能吗?我只知道了这样的一件事,父子永远都是父子,没有哪个父母可以接受并理解儿子是一个同性恋这样的一个事实。

几天后,父亲终于病倒了。他的身体,在每次检查的时候,医生都说在他这个年龄中的人,算是比较好的。但是,这一次却病得如此厉害。他整个人都瘫在床上,只能用点滴来维持身体所必须的能量。我妈妈一直问我,到底你们父子之间发生了多大的争执?到底父子之间有什么不可以调和的矛盾,你要将你父亲气成这样?我能说什么呢?我不敢再对我妈妈说任何一个字,因为我更不知道我母亲要是知道了我是一个gay,会有多大的后果。

父亲一直拒绝进食。我母亲不管怎么劝他也没有用。四月本是莺飞草长的季节,别的家庭中充满了春的气息,充满了生命的希望。可是,在我的家里,却因为我说出了我是同志而将整个家庭带进了黑暗的严冬中去。父亲黯然地睡在那里,母亲偷偷地掉泪,而我只能躲在自己的房间中忍受着良心的煎熬还去给一个一个网友回信,毕竟,我知道我身上除了孝道,依然还有责任。

###NextPage###

妈又做好了新鲜的鱼汤,可是,父亲依然拒绝。妈叫我给他端过去,我端了。站在父亲的床头,他抬眼看了一下我,立即又将他的眼睛闭上。才几天的时间,父亲消瘦了很多,花白的头发显示出他生命的颓败。慢慢地,一滴泪水从紧闭的眼中滑落出来。

面对这样苍老的父亲,我心如刀割。我知道我不能再对不起他。我这么坚持着自己的想法,无疑是在将他一步步地推向死亡。哀,莫大于心死。我怎么做才可以重新给他对我的信心?我长长地嘘了口气,一字一字地说着他说出了他期待的话。

爸爸,我答应你,我不走了。

我知道这么说出来是一个怎么样的承诺,我也知道这样说出来,意味放弃什么。但是,就算我得到了天下,但是我将我自己的父亲葬送,那么,这个天下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父亲在得到了我的承诺之后,开始慢慢进食,身体开始慢慢恢复。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没有办法再回道从前开朗和笑容当中去。无数个休息的日子里,他总是一个人寂寂地坐在客厅里的沙发(违规词)上看着空洞的房间。或者,他看的不是房间,而是我这么多年来走过的路。他是实在也没有办法理解我为什么会是一个同性恋。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让他失望过什么,我走过的道理也和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为什么我会是一个同性恋?

其实,这个问题我自己都没有办法回答我自己。飞雪是一个有点宿命的人,对于很多事情不想去寻求原因,既然这样,那么我接受。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事情都有答案。

在之后的漫长的时间里,我和父亲之间开始了无言的距离。我们之间还能说什么呢?我们彼此避免交谈,因为不知道交谈可以谈什么。我已经答应了我父亲不出去,他也知道我做出这样的让步对我自己来说心里是多么地不愿意。整个家庭气氛是冷清的。我母亲常暗地里独自流泪,我们父子只有叹息。

那年我27岁。一个27岁的男人,婚姻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就算我自己决定了不结婚,但是,身边依然还有那么多热心的人。很多次他们都借故来我家,东拉西扯之后,就会说哪家的女孩子不错,哪家的女孩子比较漂亮贤淑等等。以前的时候,我总是干笑来应付,我父亲总是笑呵呵地对他们说,那么就麻烦你们多费心啊。可是,现在,再有这样的时候,我看到他们来,就会借故上楼,而我父亲,也只有长叹一声,他自己的事情,让他自己去处理吧,就不麻烦你们了。

我不知道,我父亲说出这样的话出来的时候,心里,又是一种怎么样的痛。

时间就这么过去,大概有两个月这么久,父亲又一次上楼来我的房间,他开始尝试与我谈婚姻的事情。父亲说话开始的时候小心翼翼,生怕说错什么刺痛到我。但是,该爆发的战争依然还是爆发。

对于婚姻我觉得我自己不能再让步了。因为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事情,而且,还会牵扯进一个无辜的女孩子进来。所以,我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再一次地说出伤害他的话。你要是实在让我去结婚,那么我现在就走,永远不再回来。父亲大概是早已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他失望地叹气下楼了。

###NextPage###

从那时候到现在,我们父子之间也进行过多次的对话。但是,我们始终是没有办法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也心平气和地讨论过,也言语激烈地争执过。或者,这个问题,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本来就没有答案的吧?

一晃,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这两年里,飞雪独樵这四个字始终是网络上的一个id,而没有融合到我们当地的同志圈子里去,飞雪独樵这个人,也始终是我们当地同志圈子里一个神秘的人,很多人都知道他存在,但是,真正看过我的人,少之又少。不是我不想在身边寻求自己的幸福,而是,我始终不敢去面对我身边的同志朋友。我怕自己会爱上其中的一个,去掀起一次轰烈的爱恋。因为,我无法想象当我真在当地和谁在一起,我父亲知道后会是怎么样的心情。他能承担吗?

但是,我也是需要我自己的爱,所以,我只能将自己的爱寄托于网络。总是想走出现在的环境,但是,想到日渐衰老的父亲,想到了曾经答应他的话,我又不能离开。就这么矛盾着,所以,我的网络情缘也始终是以失败而收场。因为,没有谁可以只爱一个网络上的id,而不去希望彼此在现实生活中真正携手。

时间久了,对爱情的渴望也就淡了。不过这样也好,我可以在目前不为衣食*心的情况下,将自己所有的业余时间都交给网络上的朋友们,做他们知心的朋友,用我自己的经历,给他们适当的帮助。

很多时候,我问我自己,要是我没有对我父亲说出我真正是谁这个问题,我现在会怎么样呢?或者,我怕我早已经在北京的一个角落里,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生活了吧?古语云,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父亲对我的婚姻最多也是随他去,而不是今天的绝望吧?

所以,在我自己对我的父亲come out之后,再有朋友问我是不是该这么做,我总是劝他们不能。毕竟,我们需要自己的爱,但是,我们的肩膀上依然还有责任。毕竟,同志们需要自己的天空,是由一个一个人站出来为基础的,但是,如果自己的幸福是建立在以伤害自己一家人的基础上,这么大的一个代价,值得吗?我深深明白为什么在中国为同志权利奔走的人大多数是异性恋,因为,他们不需要象同志一样去承担这么多的道德与情感的压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唯一一封情书
在认识大Z之前,我遇见过并追求过一个当时的大学生小g.在“小概率事件”和“书童”那
我们俩的三年
真切的是时光如水,岁月如歌。就这么快的,我们两个,三年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想
与已婚同性男友的悲惨结局
(1)我别选择,只能把发生在昨天夜里的事情也在这里了,我不知道跟谁去诉说我的难处
我要找的人在哪里啊?
有时间很想哭,一种很莫名其妙的冲动,想依偎在一个人的怀里哭,或者会像孩子一样,越
别告诉他我想他
从发给他的那条最后的信息,我想你。然后,我就告诉自己我已经不能再想他了,如今的他
对不起,我的爱误了你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要心有了期盼,再短的日子都会感觉漫长而又遥远?仅仅一个礼拜,
一些事,一些情(1-3)
(1)决定我决定和小滨在一起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觉得自己应该有开始新生活
我只想唱歌给你听
小可,男,留西瓜太郎头型,性格沉默,爱好是音乐。他大学毕业的那年,圣诞节前夕,出
大学生的心路经历
一忘记一个人的滋味,除了漫长,什么也没有。就因为曾綺爱过你,尔后——没有以后!你
邂逅,在爱和痛的边缘
一 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那天回家很晚,半夜了,一个人在黑暗的街道上无聊的踢着
从直男变成GAY
故事的开头都注定一个命运,有悲有喜,而我的故事也逃不过这个注定,其实我总是在写与
爸爸,请你放过我
最近一段时间,同志网络上呼吁同志们勇敢地come out出来的呼声越来越高,著名的社会学
给暗恋直男的信(外一篇)
给暗恋直男的一封信志刚:当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已经和公司办理好了辞职手续,南下深圳
从爱人到兄弟
从爱人到兄弟,荒唐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能接受。一切的梦境都结束了,沉睡了几个
我和我弟弟
我和我弟弟相依为命二十多年。在我十岁,弟弟六岁时,我们的父母因为一起交通事故,意
两个男人幸福的爱情故事
当三色堇在网路上遇到了葶苈子,从那天起,他就每晚失眠了。于是三色堇每天都在幻想着
是个同志,你就美着吧!
(一)题记——青春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是由穿着高统靴和化装服的孩子在上面踩踏的一
我的断臂经历
和A认识是在北京当地的在京外国人非常喜欢登录的一个网站上,我发布了一条交友信息,
今夜感觉你的爱
其实蓝枫一向都没有晨跑的习惯。他的生活原则是“简单”,但是多数人对这种原则的另一
四十八小时恋爱故事
环顾这间不太大的卧房。小熙喜欢回家后把所有房间的灯打开,电视,cd,凡是有声音的东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  

GMT+8, 2022-5-25 09:39 , Processed in 0.13015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北京最大的同志导航 北京同志!

© 2014-2015 北京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