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1nsnspa
北京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深圳同志 重庆同志 成都同志
天津同志 河北同志 山西同志 江苏同志 浙江同志 福建同志
湖南同志 河南同志 辽宁同志 云南同志 贵州同志 湖北同志
山东同志 吉林同志 安徽同志 江西同志 海南同志 陕西同志
甘肃同志 宁夏同志 新疆同志 广西同志 黑江同志 香港同志

我和我弟弟

2016-4-21 07:1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32| 评论: 0

摘要: 我和我弟弟相依为命二十多年。在我十岁,弟弟六岁时,我们的父母因为一起交通事故,意外身亡,留下了一笔足够我和弟弟上完大学的存款。我家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是有几个表亲,但因为太久没有来往,所以他们还有我都不 ...
广州同志会所

我和我弟弟相依为命二十多年。在我十岁,弟弟六岁时,我们的父母因为一起交通事故,意外身亡,留下了一笔足够我和弟弟上完大学的存款。我家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是有几个表亲,但因为太久没有来往,所以他们还有我都不会同意让他们收养我和弟弟的。那么十岁的我就开始当起了一家之主。

刚开始最难熬的不是做我从来没有做过的家务事,而是怎样把比我还小四岁的弟弟哄好,怎样向他解释爸妈去那了,怎样把他哄上床睡觉,又是怎样在他发恶梦时哄他听话但自己又不能流眼泪,经常把我搞得精疲力竭的在他入睡时,我才能偷偷地一个人流泪发泄。

也就是在这一年,弟弟也上学了。弟弟很依赖我,每天上学都要我牵着他的小手,一直把他送到教室,他才会依依不舍地厥着小嘴看我远去。我是心疼他的,所以他的每一件事我都要亲力亲为,换句话来说也就是只要是关于他的事我都要管。例如,有一天他哭着跑到我的班上向我告状说他班上谁谁不借橡皮胶给他,那么我就会气冲冲的牵着他的手跑到他们班上找到那位同学“教训”他一顿,直到那位同学把橡皮胶“送”给我弟弟,那么我弟弟就会破涕而笑了。像这样的情况经常会发生,今天谁谁碰了他一下没向他道歉啦、谁谁又有小人书不给他看啦等等数不胜数。但这些都还是小事,最严重的一次是他们班上的一位女同学那天不知为了什么和我弟弟吵了起来,竟然敢对我弟弟说我父母死了,已经去阎罗王那卖咸鸭蛋了。结果我弟弟当然会动手打他,就这一点我是相当的支持我弟弟,但因为我弟弟从小就体弱多病,根本就不是那个胖妞的对手,只能哭着来找我了。弟弟哭着来到班上找我(班上的同学都已经习已为常了,继续他们的课间活动),我在想又是那个混蛋欺负我弟弟了,结果弟弟哭着问我:“姐,为什么爸妈出国还不回来呀,小雅说我爸妈已经死了,已经去阎罗王那卖咸鸭蛋了。我不要他们去卖咸鸭蛋,你让他们回来吧,我要他们回来,呜~~!”在我不知道理由之前,我本是不想动手打女生的,可是没想到她这么可恶,我拖着还在哭的弟弟来到他们班找到那个叫小雅的胖妞痛打了一顿,也被她咬了我一大口,但我不在乎,因为她伤的比我重。弟弟回到家还让我哄了好一阵才肯把眼泪收回去,父母的去向他已经有好一阵没有再问过我了,其实我也知道他应该是知道些的,可是他就是不肯面对,宁可相信我骗他的说父母出国学习了,要好长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NextPage###

打胖妞的事,闹得很大,她的父母找到学校来了。我被叫到校长室,一进门就看到那个到处都贴着膏药的胖妞还有站在她身后黑着脸的父母,三双怀恨的眼睛齐刷刷地瞪着我。我不甘示弱地用力瞪回去。显然大人们非常不满我的态度转向校长又开始数落我,“校长,你看看这死丫头一看就知道是没教养的。我看我家小雅根本就没说错嘛,她和他那个弟弟就是因为父母死了没爹教没娘养的。真野蛮……”“所以,校长如果你不开除他们两姐弟,那我家小雅就转学,也不来你们学校读书了。”胖妞的爸爸下了个总结。我听得都快要打嗑睡了,总算说完了,我已经在考虑是应该转到城北那所学校好呢?还是城南那所学校好呢?城北那所学校教学质量好些,可离家太远了,回头再和弟弟商量商量吧!只是没想到校长拒绝了胖妞父母的要求,还和他们说了一大堆我和弟弟有多可怜呀,已经没有父母了,如果学校还放弃我们的话,那么我们就没救了之类的话。让我很是感动,在那之前我真的以为世界上已经没有好人的了,就连我父母单位上的同事在我父母的追悼会上也是来得数得清的,我家的亲戚就更加不会说了,一个也没有来看过我和弟弟,从父母去世到现在一个也没有。在我还在感动时,胖妞一家已经忿然离去了,办公室里只有我和校长,校长唤醒了我的神,又对我说了一通让我好好学习、学坚强、学乖的话,却对我打胖妞的事只字不提。可从那次之后我在学校也从来没有再闹过事,而弟弟也没有再哭着找过我了。校长是我和弟弟到现在唯一过年会上门给他拜年的长辈。

那次胖妞事件之后,弟弟没有再向我问起父母为什么还不从国外回来。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告诉他父母已经去世了,就让他们出国学习一直学习到永远吧。父母的房间我和弟弟没有动过里面认何的摆设,只有订时去搞搞卫生,这样就好像爸妈从来就没有离我们那去,他们只是出了远门了,将来还是要回来的。我和弟弟同住在一个房间,他喜欢我抱着他入睡,这个习惯是因为从小体弱多病的关系,小时候只要他一生病,那么我就会用力地把他搂在怀里,这样他就一定能够有一个很好的睡眠。从偶尔搂着睡到每晚他都要钻进我的被窝里。我们就这样在床上都看到了彼此的“第一次”,我的“第一次”是发生在12岁那年春天的一天早上,早上起床弟弟突然哭得很利害:“姐,你流血了,是不是被我踢的?都是我不好,早知道我就不应该钻进你被窝里,你会不会死呀?”我一看,天呀!床单上我的裤子上到处都是血,怪不得我的肚子疼得厉害呢。但那时我已经知道这是月经,是上天给女人作母亲的条件,并没有大惊小怪的,我向弟弟解释了什么叫月经,他似懂非懂的,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我已经不会死了。这让他松了好大一口气。在我高三那年,他也终于遗精了,当场我又给他上了一堂性教育课程,并让他脱下了裤子,帮他洗了。家里的家务活都是我在干,我很乐意,也很快乐,弟弟到现在对家务活还是一窍不通,我想大概就是当初我给宠的。

我考上了大学,可却开始着急了,我去了学校那弟弟怎么办呢?谁来照顾他呀?他才上初三,也算是关键时刻,最好就是他也能够考到市一中去,那么我就可以照顾他,可以在外面租房住。考虑到最后,我决定复读一年等到他初三毕业一起考到市里去,这样我才能够放心。我的同学都不理解,为什么我都已经考进了自己理想的大学却还要放弃,宁愿再复读。只有我和弟弟心里明白我的用心良苦,我被录取时,他还难过了一阵子,他对我太依恋了,其实应该是我们彼此对对方都太依恋了。知道我决定复读时,他高兴得把我抱起来转了好几个圈,现在是他抱我了,因为他已经太高了,对于我来说真的太高了,我才一五几,而他已经长到一七四了,而且肯定还会长的,他才十四岁而已。在身高这一点我又是骄傲的,因为我们父母都不太高,而我又发育得太早了,所以身材也比较矮小。所以我在弟弟身上花了不少的功夫,逼着他早晚都要喝下他觉得很腥的牛奶,而且还规定他放学后要和球场上的男生打蓝球,回到家还规定他要跳半小时的跳绳,不跳完不给吃饭,为了他好,我是狠得下心的。刚开始他很是抱怨,但久而久之,喝牛奶他觉得对睡眠有好处,爱喝了,打蓝球已经是他的爱好,跳绳也已经从以前单个单个地跳到会跳花绳了,这就是转变。功夫不负有心人,看吧,应该也不算矮了吧?

###NextPage###

第二年,我还是报考了去年那个大学,还是考上了,而弟弟也如愿的考进了市一中。这是我和弟弟最为满意的结果了。动身前,我又和弟弟又再一次到父母的房间里大搞了一次卫生。毕竟这个家可能要锁上许久,有人建议让我们把房子租出去,这样又可以多一笔生活费。但我和弟弟都不同意,这房子至从父母去世以后就从来没有进过生人,所以就算让房子空着,也不能随便让什么人住进我们唯一的家。虽然父母留给我们的存款已经快要用完了,但只要我大学毕业了,找到工作那么弟弟的大学费用就有着落,根本也不会着急。

就在我上大学时,发生一个小插曲,让我和弟弟的关系又更进了一步,我在大学里因为从小没有父母的关系所以比起同龄人我是成熟许多的,因为这样反而还让我有一种另类的魅力,不知该不该这么说,反正就是那时的我倒也挺多人追的,我越是拒绝,他们还越来劲。一次一个难缠的男同学一定要送我回家,我赶都赶不走,没办法,也就由他去了,却没想到让一直就等着我回家煮饭给他吃的弟弟看到了。等我终于把那个男同学打发走了以后,看到弟弟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我开始还以为是饿的,马上做饭。没想到吃饭时,他心事重重地扒了几口饭就说饱了,坐在厅上却开始流起了眼泪,把我吓坏了,问他哭什么呢?他抱着我的腰就哭:“姐,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求你别离开我~!”我惊呆了,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想,我摸着他的头问他。他却给了我一个哭笑不得的答案“刚才那个是你男朋友吧?你将来会和他结婚吗?那我怎么办呀?”原来这小子是在吃醋,知道这个原因却让我心里甜丝丝的,一种莫名的满足感溢满了我的心。“姐答应你,永远都不离开你,直到永远。”我做到了这个诚诺。那次之后,我没有让任何一个男生再送我回家了,但我却时不时地把男同学写给我的情书“不小心”的摆在了弟弟看得到的地方,那么他在那一天一定不高兴。但我却很喜欢看他为我吃醋的样子,就在我以为只有弟弟会吃我的醋时,我才发现我自己原来是一个更大的醋坛子。

其实弟弟在市一中也是很受女生的欢迎的,因为他长得像我那美丽的妈妈,长长细细的柳叶眉,眼角有点飘却又不失纯洁,最可圈可点的就是那张小嘴了,嘴角微翘,粉红色湿润润的总能让人有一种冲动(其实在弟弟睡着时,我已经偷亲过无数次了,这是我自己一个人的秘密),最坏的就是它还老带着笑意。只不过他是男生版的,却又有另一番味道,妩媚中眉宇间又带有一点英爽,也难怪会煞坏那些个小女生。那天放学,我比较早回家,把饭菜煮好后,就来到阳台上等待,却看到几个小女生一路围着我弟弟转,我弟弟是个比较内向的人,我看他的脸都红透了,他不太喜欢和我以外的女生说话,大概是因为那次胖妞事件的原因让他觉得女生都是很坏的,当然除了他姐姐我以外。我那母鸡护小鸡的架势又回来了,冲下楼把那几个小女生给骂跑了,回到家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安慰弟弟,而是连他也一起骂,什么小小年龄就想谈恋爱,不好好学习,怎么对得起我对得起爸妈之类的,把我那可爱的弟弟都骂哭了,我就是要让他感到内疚,我为他付出这么多,难道我就连这一点权力也没有吗?其实我心里是明白的,我根本就不是为了怕担误他的学习而生气的,我是在吃醋呀,我是怕他被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坏女生抢走。我真的怕会失去他,就像他怕失去我一样,我们是不可分的,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们两人才是最亲的了,都流着同样的血。我想弟弟是怕我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向他发这么大的火,那次之后,弟弟连在我面前谈论女生的话题他都不谈,这也是我所希望的。过一天算一天吧,我也知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个道理,但是我不愿意去想这个让我头痛心疼的问题,毕竟我们并没有来自长辈给我们的压力。

###NextPage###

在我还有一年就毕业时,弟弟也考进了我这所大学,我很是高兴,毕竟这所大学在我们省里是最好的重点大学,他没让我失望。这一年我们还是住在出租屋里。在我毕业后,却又出现了让我头疼的新问题,我分配到了离这所大学比较远的西区,虽然那是个好单位,当我一想到我走了之后,弟弟就没人照顾了,心里就不踏实,弟弟是看出我的烦恼了,主动跟我说他要住校,那样就可以让我安心的工作了,可那样我也一样不会踏实的,弟弟从小就没有做过事,如果少了我,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过日子,我还是不放心,于是我对他说我不去西区了,放弃分配,我再在大学附近找一个工作做,这样我就又可以照顾他了。那知这次他却脾气硬起来,不再像初三那年知道我为了他而复读那样高兴了,他说不能再担误我的前程,他要学着长大。这让我很伤心,我觉得弟弟已经不再需要我了,他的翅膀已经硬了,他要学着飞翔了,我无可奈何只能依依不舍地离他而去,去面对一个新的环境,我知道没有弟弟陪在我身边,我肯定会失眠的,但我也要学着习惯,这是毕然的。

在我去报到之前,我陪着弟弟一起去到学校交住宿费,再陪着他一起去在宿舍,我其实已经做好了打算了,在他们宿舍里找一个可以信得过的人照顾照顾弟弟,这样我才可以少微放得下心。进宿舍我就在物色人选,这个不行一嘴的粗话,那样会带坏我弟弟的;这个也不行看他那双手就知道也是个不干活的少爷;这个也不行好像太脏了……。我还在一个个看呢,却发现弟弟已经和一个高个子的男生有说有笑的在铺着床了,其实正确来说应该是只有那个比弟弟还高的男孩在铺,我没有看到男孩的正面,但那已经是给了我一种好感了,因为他在帮我弟弟铺床呀!我问弟弟那人是谁呀?弟弟告诉我说他叫吴剑,是他们班的班长,也是这个宿舍的舍长,最让我高兴的是他还是我弟弟在学校里交到的最好的一个朋友,要知道我弟弟这人比较内向,一般是比较难找朋友的,没想到还给他找到一个这么威的朋友,我很高兴。这时那男孩转过头看到我,又和我打了个招呼,我认真地研究了一下他,长得还行,具体怎样我还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那种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那一种男人,应该也可以说是男人中的男人吧?!反正一句话那就是没有我弟好看啦~!皮肤很健康,但让我最满意的是他的双手,很粗糙,一看就知道是经常作事的那种双手,果然后来从弟弟那里了解到他家是农村的,所以他会做很多事。好啦,就是他了。那天中午,我请他们两人到馆子吃了一餐。在餐桌上,我对吴剑说许多好话,目的就是让他多照顾照顾我弟弟,他很爽快地答应了,我心里却又开始有点不痛快了,老觉得有东西堵得慌,唉~!本来弟弟应该是由我来照顾的属于我的,现在却……

我几乎每个星期六、日都从单位飞到弟弟的宿舍里,找弟弟和吴剑他们一起玩。最喜欢的就是和他们一起逛街,弟弟走在街上喜欢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吴剑则是站在弟弟的旁边,我很喜欢街上的女生用那种十分羡慕的眼神望着我,因为那让我虚荣心得到很大的满足。我请他们吃东西,买他们想要的物品,甚至于连他们的衣服裤我都全包,现在我有工作有工资了,我对钱财方面一向不太在乎的,人生短短几十年,眨眼就过去了,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就这样我也了解了些吴剑的事,原来吴剑原名是吴贱,是贱人的贱,这在农村很平常,把名字叫贱些,好带。这是他对我说的,他还说了他有三个姐姐,他是老四,家里所有人都非常的疼爱他,所以他虽然生活在农村但也没有吃太多苦,这么说也对,他真的很开朗,就连我内向的弟弟也受他的影响变得活泼些了,这是好事,我只要我弟弟能够活得快乐些~!

单位派我去北方一个城市出差,时间是一个月,这可把我愁煞了,这样的话我和弟弟就连一个星期见一次面的机会也没有了,还要等到下个月,太难熬了!我打电话给弟弟,听弟弟的语调也挺难过的,这让我心里更难受,我又让吴剑听电话,向他千嘱咐万嘱咐的要他一定好好照顾我弟弟。我这才放心的上了飞机。一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六,我连单位都没有回,就直接去到了学校,却让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我的弟弟被吴剑“照顾”到了一张床上,看着两人光着身子的样子,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们显然也被我突如其来的“惊喜”吓了一跳。我们三人一直没有说话,我看着弟弟把衣服裤子穿上。许久,吴剑终于开口了,说让我回避一下,我冲着他大叫:“有什么我没看过的~!”这下他倒也坦荡地光着屁股穿起衣服裤子了。我们走出校门,来到一个校门外的一个早餐店,给他们点了两份早餐,我没胃口所以没吃,之后我们又来游乐园去玩了一天,我没有问他们那件事,这让他们一天都提心呆胆的,玩什么都没劲,可我却玩疯了,一下又拖着弟弟玩云霄飞车,一下又拖着吴剑玩海盗船……。直到夜幕降临,我又说要上山,看夜景,他们已经被我搞得精疲力尽了,可还是得顺着我的意,就怕我葫芦里卖得是假药。上了山,我依然只字不提,弟弟再也受不了我这种无声胜有声的折磨了,用力地抱着我就哭喊着对不起我,说他是不肖子,说他是“变态”什么的,我看到吴剑的脸色越来越沉越来越黑,这场战打得好辛苦,但我还是赢了。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吴剑当成了我的假想敌了,从前看吴剑的好处,现在也已经变成了坏处,那健康的皮肤我觉得就像是非洲人(太夸张了~!),那英气逼人的脸现在看来是一张野蛮人的脸,那健壮的身材现在看来那就是肥~!

###NextPage###

之后,弟弟虽然换了宿舍,没有再和吴剑来往了,可是他的脸色并没有骗到我,他瘦了,人变得憔悴了,变得更加不爱说话了,吴剑当然也好不到那里去,在学校碰到他,他总能用一种对我恨之入骨的眼神来剌穿我。我知道他们都过得很痛苦,其实我已经想开了,只要我弟弟能够快乐幸福,那么他的选择我都支持他,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弟弟他喜欢男人我心里还有一种松口气的感觉,至少我不是在和一个女人在争夺我弟弟的爱,而是一个男人,毕竟性质是不一样的。虽然这样可能会有点对不起我们死去的父母,但竟然他们都不在了,也就无权发言了。因为我父母是从北方私奔逃到南方来落根的,所以我猜想我爷爷他们应该还有儿子在吧?!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在北方的那里,但我知道他们是真实存在的,我没想过要到北方找他们,因为他们也从来就没有找过我们。但是我还是希望将来能够为我们谢家继上香火,这已经是后话了。其实我让弟弟换宿舍最主要的目的也是想看看他们之间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对方的,希望能够给个时间让他们好好思考思考,也想证实一下吴剑对我弟弟的感情是不是真的。这些天下来,我也看出了他们之间的感情是真挚的,但也伤到了我男模乙恢币晕艿苄睦镉Ω檬侵蝗莸孟挛乙桓鋈说模衷谌匆忠话敫歉鼋形饨5某粜∽樱艺娴男牟桓剩惨惶於伎床幌氯サ艿苣遣♀筲蟮难恿耍荒茉僖淮伟阉窃剂顺隼矗喜脊厮党隽宋业男睦锘埃宜淙煌馑窃谝黄穑叶晕饨J怯滞灿挚趾鹊厮盗艘淮笸ㄒ欢ㄒ嫘恼嬉獾亩晕业艿艿幕埃蝗晃揖鸵男∶铱墒撬档阶龅降摹K橇┦钦嫘母行晃遥艿芗ざ迷僖淮伪ё盼易撕眉父鋈Γ褂昧Φ卦谖伊成锨孜橇撕眉赶拢谀且豢涛沂锹愕摹J茄剑灰艿苁强炖值模敲次揖突峥炖制鹄吹模庖簧易⒍ㄊ堑艿艿挠白永瞺!

弟弟和吴剑的感情由于没有了我的阻拦发展得很快,直到学校里已经传开了,他们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只能再一次求助于我。我想了想,就让吴剑假扮我的男朋友,这样的话吴剑与我弟弟的关系也就可能解释得清了。之后,我又经常在他们还在上课时故意温柔娇媚地送些吃的给吴剑,在天气变冷时,又顺便把织好的毛衣送到吴剑手中,这些画面可把那些可望爱情的王老五们羡慕死了。当然吴剑与我弟弟的遥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就在他们大三时,我又自已开了一家广告公司,其实我这也是为了我和弟弟还有吴剑他们而设想的,有单位的人毕竟受束缚,还是自己当老板,那样就不用顾及那么多了,只要把公司搞起来了,那么就可以好好地过自己的私生活。凭着我在单位上就认识的人际关系,我还是拉着了许多的回头客,这样公司由本来只有我一人的小小型公司到现在已经有四五人的小型公司,我相信再过不久我的公司还会再大的,等着吴剑和弟弟毕业就让他们进公司,其实现在他们也经常来公司帮忙,也学习些新东西,我就喜欢他们这种好学劲。奇怪的是如果我和吴剑两人单处的话,就能够相处得很愉快,但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时,我和吴剑还是会为了弟弟而争风吃醋,弟弟是开心的,有两个这么爱他的人。

###NextPage###

之后,最让我觉得意外的是,吴剑后来向我求婚,而我竟然也答应了。理由还是为了我弟弟,这样就有很好的理由让他们生活在一起了,这也是他们两个大男生商量过的事,我无所谓,反正我也没有喜欢的男人,反正如果要结婚的话,吴剑也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了。这样的结果对我,对我弟弟,对吴剑都是好的。在年前我们三人一同回到了吴剑的家,拜见了他父母,也就在元旦那天摆了酒,请了好多好多的人,都是些我和我弟弟不认识的人,我想可能全村的人都应该来了吧?!他们都说吴剑好福气娶了个女大老板,将来会有大出息,我觉得好笑,我这也算大老板呢~!进洞房,看见吴剑他妈妈把一块白毛巾放在床中间,我愣了一下,吴剑看我盯着毛巾发愣,大概是怕我为难,就吐着酒气说:“别,别急,我会有办法弄,弄些血在上面的!”我没理会他,把他推倒在床上,用早已经准备好的洗脸巾给他擦洗着满脸通红的脸,接着又帮他把衣服一一脱下来,好让他睡得安稳些……。反正那天也不知道他是真醉还是假醉,他反手把我抱上了床全身压着我就亲,开始我拼命反抗,到最后半推半就的把我的一切都给了他。其实一来我都已经二十好几了,我也渴望**,这对我于我来说是新奇的,没有感受过的;二来我想着吴剑也是用同一根“话儿”进入我弟弟的身体里,我一想到这,就让我很是激动,我想要体会一下吴剑他带给我弟弟的快感,这就如同我弟弟也在我的身边,他也得到了满足……

第二天,吴剑的老妈妈早晨进我和吴剑的新房时,看到那脏兮兮的白毛巾,眼里却放着异常兴奋地光,对我好得不得了,又是煮鸡蛋又是煮甜酒的说是要给我补血,把我搞得好不尴尬。在我们吃过早饭后,我们三人就上路回城了,我们的公司不能关太久了,那样真的会损失挺大的。两位老人还有吴剑他的三个姐姐和姐夫们都送我们送到了村口,还不肯回去,让我这个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亲情的人,忍不住流下了泪水,要是我爸妈在一定也会这样对我们的,我望了望同样湿了眼眶的弟弟。

回到城里,我们租了套二房一厅的房子住了下来,开始了三人行的生活,吴剑是两边跑的,有时他会睡在我的床上,大多数我都会把他赶到弟弟房间里去,但吴剑的脸皮是够厚的,他会说他是奉我弟弟的旨意。我知道我弟弟他也是心疼我的!新婚当然礼让一下啦~!三个月后,我怀孕了,我把公司全权交给了吴剑和弟弟两人负责,我在家当起了全职主妇。十月怀胎,我生了个儿子,吴剑乐疯了,弟弟也是相当爱孩子的,两人回来就争着抱孩子,可孩子谁抱他都不痛快,就是要跟他妈妈我抱!乖乖~!这可把我累坏了,但我乐意,哈!两年后,我又怀了一胎,这时候我们公司已经越做越大了,在城南区已经买了一套别墅,我们住了进去,我一个人已经照顾不来已经两岁的大儿子了,当然就又多了个保姆。一年后大儿子又多了个弟弟,这孩子跟我们谢家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唯一一封情书
在认识大Z之前,我遇见过并追求过一个当时的大学生小g.在“小概率事件”和“书童”那
我们俩的三年
真切的是时光如水,岁月如歌。就这么快的,我们两个,三年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想
与已婚同性男友的悲惨结局
(1)我别选择,只能把发生在昨天夜里的事情也在这里了,我不知道跟谁去诉说我的难处
我要找的人在哪里啊?
有时间很想哭,一种很莫名其妙的冲动,想依偎在一个人的怀里哭,或者会像孩子一样,越
别告诉他我想他
从发给他的那条最后的信息,我想你。然后,我就告诉自己我已经不能再想他了,如今的他
对不起,我的爱误了你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要心有了期盼,再短的日子都会感觉漫长而又遥远?仅仅一个礼拜,
一些事,一些情(1-3)
(1)决定我决定和小滨在一起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觉得自己应该有开始新生活
我只想唱歌给你听
小可,男,留西瓜太郎头型,性格沉默,爱好是音乐。他大学毕业的那年,圣诞节前夕,出
大学生的心路经历
一忘记一个人的滋味,除了漫长,什么也没有。就因为曾綺爱过你,尔后——没有以后!你
邂逅,在爱和痛的边缘
一 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那天回家很晚,半夜了,一个人在黑暗的街道上无聊的踢着
从直男变成GAY
故事的开头都注定一个命运,有悲有喜,而我的故事也逃不过这个注定,其实我总是在写与
爸爸,请你放过我
最近一段时间,同志网络上呼吁同志们勇敢地come out出来的呼声越来越高,著名的社会学
给暗恋直男的信(外一篇)
给暗恋直男的一封信志刚:当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已经和公司办理好了辞职手续,南下深圳
从爱人到兄弟
从爱人到兄弟,荒唐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能接受。一切的梦境都结束了,沉睡了几个
我和我弟弟
我和我弟弟相依为命二十多年。在我十岁,弟弟六岁时,我们的父母因为一起交通事故,意
两个男人幸福的爱情故事
当三色堇在网路上遇到了葶苈子,从那天起,他就每晚失眠了。于是三色堇每天都在幻想着
是个同志,你就美着吧!
(一)题记——青春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是由穿着高统靴和化装服的孩子在上面踩踏的一
我的断臂经历
和A认识是在北京当地的在京外国人非常喜欢登录的一个网站上,我发布了一条交友信息,
今夜感觉你的爱
其实蓝枫一向都没有晨跑的习惯。他的生活原则是“简单”,但是多数人对这种原则的另一
四十八小时恋爱故事
环顾这间不太大的卧房。小熙喜欢回家后把所有房间的灯打开,电视,cd,凡是有声音的东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  

GMT+8, 2022-6-27 19:43 , Processed in 0.28340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北京最大的同志导航 北京同志!

© 2014-2015 北京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