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北京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同志 门户 北京同志情感文学 查看内容

约炮约到前男友

2017-10-15 09: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4| 评论: 0

摘要:   我们第一次碰面,是在校门口。约好的时间是早上10点,可我8点就到了,心想总不能迟到吧,可他倒是晚到了半个钟头。他说起床晚了,还怕身上有汗味,就去冲了个澡。所以一路上,我身旁有一阵沐浴露的淡淡香气,很 ...
广州同志会所

  我们第一次碰面,是在校门口。约好的时间是早上10点,可我8点就到了,心想总不能迟到吧,可他倒是晚到了半个钟头。他说起床晚了,还怕身上有汗味,就去冲了个澡。所以一路上,我身旁有一阵沐浴露的淡淡香气,很好闻。我俩一样高,可他比我壮实多了。“我平时练肌肉,你练吗?”他问。我摇了摇头。“我以后带你去健身。”他冲我笑了一下,牙齿很白很齐整,不找款牙膏代言都可惜了。我瞥了他一眼,他长得真好看啊,五官端正、身材匀称。后来我倒是一直困惑于,他究竟看上了我哪里。

  他带我去了寝室,博士公寓是两人间,他室友不住宿舍,所以那天晚上我就在他室友床上睡下了。可能会让读者失望,此处没有床戏。

  他很细心,临睡前问我会不会有点饿,我脑补一下港剧台词,心想:“你要给我下面吃?”没想到,他还真给我端了一杯麦片。“我放了枸杞,看你嘴边长了痘,肯定上火。”他说。乖乖,我还真是头一回喝到这种搭配。我完全发自本能地去亲了一下他:“我们在一起吧。”他倒是急了:“你快喝,你待会儿把这碗洗了我就答应。”于是,我以一种极其虔诚男模涯峭胂吹孟褚幻婢底印

  那段时间,我在电视台做一档夜间直播新闻节目的编辑,每天下班都已是晚上10点钟,他担心我下了地铁以后,赶不上末班公交,就骑自行车去地铁站接我下班回家——他宿舍。可好景不长,没过几天自行车就被偷了。他很豪迈:“再买一辆就是了。”

  刚开始相处的时候,情人之间其实藏着很多事。自行车被盗以后,他没有买新车,当然也不再到地铁站来接我。这不是关键。

  有一天我们去食堂吃中饭,我买饭从不看菜品单价,然后那天我点了将近三十块钱的饭。他不高兴了:“你点这么多,你怎么不看菜价?”我心里觉得怪怪的:“至于那么寒酸么,不就三十块钱吗?”他音调转高:“这是原则问题,你还小,懂什么呀,买东西你不看价你得浪费多少钱啊!”我无力再反驳,接下来,默默地接受了他半个钟头的经济学基础教育。如果你要问我跟博士恋爱感觉如何,我只想说,等你们遇到了一些与专业相关的冲突之后,你就知道博士的厉害了。

  喜欢一个人像是摘花,而爱一个人却像是栽花。我愿意接受那些他和我不同的地方,所以一直都没有特别大的争吵。但有一次吵得很凶,就是我帮他把内裤洗了,他跟我冷战了一个白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他的袜子、床单、衣服都是我洗,不过他就是不让我洗内裤,那天我把所有要洗的衣物全放在一个盆里,顺手就洗了。没成想他看到了之后,就冲我一顿咆哮。我也没说什么,还是照常上班。

  晚上回来睡觉的时候,他爬到我床上睡,把我紧紧抱住。他哭了:“对不起,我有件事情没跟你说,说了以后,我们可能就真的没有以后了。”

  我抚摩着他的头发,安慰他说:“怎么了?”

  可他当时说的话,把我吓到了:“我有尖锐湿疣,会传染人的。”

  然后他告诉我,是因为他把前任抛弃了,他觉得很悔恨,就把自己的菊花献给了前任,结果没想到人心叵测,前任有性病,因为恨他,所以故意把病传染给他。我听他哭着讲完后,我把他抱得更紧了:“嘿,哥们儿,你听着,你就是有艾滋病我也跟你在一起。”

  爱人和炮友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可以实现情感宣泄,后者只能实现精液外泄。我觉得精神的满足,比器官的满足更重要。所以我吻了他,也是在暗示他,我们不会因此产生隔阂。那晚他睡得很香,我却睡得很忐忑。我总是自视清高,对那些露水性爱不屑一顾,但如果我却染上了性病,该是多么可笑。

  尖锐湿疣有很多种,他感染上的那种是很难痊愈的。前任给我看了病历本,上面的日期赫然写着“2012年”,这意味着他已经受了三两年的折磨。“没事的,以前是你一个人承担,现在有我陪着你。”这是第二天醒来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不过,病毒没有感情,说翻脸就翻脸。几天之后的一个下午,我在台里忙着做片子,却接到他的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好像崩溃了:“病又发了。”

  “宝贝,你先冷静一点,我们去医院。”我当时心里说不出来的辛酸。

  “你要是被我传染上了,我就去死。”他说。

  “我们都会好好活着。”我像是在安慰一个孩子。

  周末我们去了一趟皮肤病医院,我没想到医院门口还会发生一次争吵。

  “你不要进去,就在外面等我。”他说。

  “我陪着你啊,不是打激光会很痛吗,我可以搀着你。”我不理解。

  于是话锋一转重庆长寿同志浴室,我们就吵了起来。后来,我还是跟他一路进去了。激光手术很快,只是使了不少银子。我很痛心地看着他从手术室里一瘸一拐地走出来,心想这一定是人生最悲哀的事情了。可他却冲我一笑,就像我们第一见面那样,露出一排齐整的洁白牙齿。

  在恋爱里面,就算是沂蒙细雨也是瓢泼大雨。怎么说呢。周一我去上班,那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他让我不要跟他一块儿住了,怕传染。我说:“那我总得去看一下你吧。”

  于是我飞奔到他的寝室楼下,他却面带愠色:“你不知道我刚做手术需要休息吗?都跟你说了不要过来,你来干嘛?”

  我发誓,那天为了见到他,我从南京西路一路冲到学校,一般人需要两个钟头,我只花了一个小时,到他宿舍的时候,我早已满头大汗,他说这话无疑是给我泼了几盆凉水。我自认为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但一个饱读诗书的博士面前,我说什么都感觉少了支点。紧接着,他又给我讲了好多关于如何爱别人、如何关心别人、如何与人相处的那些大道理,我一点都没听进去。我这次真的生气了,埋着头咬着牙关说了句“我回去了”。

  他打电话给我,我没接,一路上只顾着流眼泪、流鼻血了,那时是晚上11点,我晕头转向,我在偌大的学校里走着走着,脑子一团乱。我终于回了他电话,放了句狠话:“我讨厌你,我做什么你都嫌我不对,我为你忍了很多脾气,你还是说我不懂怎么爱你,要不我们分了算了!”

  “好啊,分就分啊,我早想分了。”他挂了电话。我们冷战了好几天,他回了一趟家,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但那几天对我来讲,是很长的噩梦。有一次制片人让我出去办事,回来的时候丢了他的门卡。我在整个电视大楼都找了个遍,后来跑到大门警卫那边找,那个老头也不告诉我在不在他那儿,非硬让我叫制片人自己来取。我愣住了,于是硬着头皮就把我领导叫了下来,警卫这时候语气温和了:“你看哦,这是我帮你捡到的,以后不要把这东西给这实习生,就知道给你们添乱。”警卫白了我一眼,领导没说什么,我就跟在他屁股后头,灰溜溜地进了办公室。我冲进厕所,闷声大哭。这是我那几天的常态,天天蹲在马桶上以泪洗面,工作也总出岔子。

  事情出现转折,是在他从家里回来以后,他给我打了一通两个多钟头的电话。我也第一次才知道,原来他在我之前还有一个女朋友,他口气斩钉截铁:“我非她不娶。”二十岁的人,很难体会快到三十的人的压力,但是他想办法让我体会到了。“我回家的时候,看到爹娘头发都花白了,他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我。你知道孝是什么吗,就是要成全他们抱上孙子的愿望。”听到他这话,我似乎能看到他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而我的世界,在他的催情作用下,轰然崩塌。“傻瓜,你老是说我不懂爱,其实我懂。爱一个人,就是愿意支持你的所有决定,包括让我离开你。”我故作坚强。

  晚上我在宿舍躺着,辗转反侧,卯足了劲儿地哭。我终于把这事儿告诉了爸妈,我妈反倒冲我生气:“你一个人男的哭什么,我听到都烦,马尿水不值钱是不是!”倒是我爸,听我讲完了所有的事情,长吁了一口气说:“孩子啊,你还小,人这辈子,不是你哭过、痛过,就能有好日子过的。咱们总得去面对是不是?”

  我以为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的中秋节,我们达成了共识——以后大家各走各的路。于是有了那天的“送别”,我们一起吃了顿中饭,那顿中秋午餐可真他妈难吃,味同嚼蜡。我们没说上几句话,一直喜欢说笑话的我,连笑脸都摆不出来半个。

  我们删了所有的联系方式,更没再联系过。可我压根儿没曾想,两个月过后,会突然出现一段陡转直下的剧情。

  离开他之后,我在网站上放了征友贴,也重新活络了定位软件。有一次在软件上,收到一个陌生男生的关注,看了资料以后我有点怔住了,这好像是谁。可惜的是,我从来不会在交友软件上放上自己的真实信息,所以他不知道我是谁。我有些讶异,所以半试探性地跟他聊天,当然,广州同志会所!用了假的身份。他的回答让我更确定了,这个人,正是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痛哭流涕的前任!

  他不是准备跟一个女生谈婚论嫁了?他不是跟我说从此不认识同志了吗?他不是说要满足家人的期待吗?他不是说除了我以后,再也无法爱上别人了吗?我更想知道的事情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于是我们聊了整整三天,你也许想骂我了,这样做不道德,事后我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对,但一个失魂落魄的人重庆男同志会所,很难做出聪明的决定。那三天,我才真是心如刀绞。他告诉了我很多话,我才知道,他家里人没催他结婚,他也没跟女生谈过恋爱,他之前的确是跟一个男生暧昧过,但觉得性格不合适,就把那个男生甩了,他只爱过一个人,就是好多年前的初恋男友。

  “我们来一炮?”我小心翼翼地问他。

  “好啊,你看什么时候方便?”他似乎很兴奋。

  谁能明白我当时的痛啊!我把头像改成了他的照片,那还是我们第一次在他宿舍里聊天时,我拍的。我回了一句:“傻逼,你看我是谁!”他没再回复。

  分寸/作者

  笔者是个常常让人三观尽毁的奇葩,他能弯能直,能雄能雌;总为寂寞,作曲作词;嘴舌刁贱,面善心慈;四海为家,浮云游子;愿有一日,买套房子。语毕。

  个人公众号:记者火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  

GMT+8, 2019-10-22 21:30 , Processed in 0.09350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北京最大的同志导航 北京同志!

© 2014-2015 北京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