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1nsnspa
北京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深圳同志 重庆同志 成都同志
天津同志 河北同志 山西同志 江苏同志 浙江同志 福建同志
湖南同志 河南同志 辽宁同志 云南同志 贵州同志 湖北同志
山东同志 吉林同志 安徽同志 江西同志 海南同志 陕西同志
甘肃同志 宁夏同志 新疆同志 广西同志 黑江同志 香港同志

今夜感觉你的爱

2016-4-21 07: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80| 评论: 0

摘要: 其实蓝枫一向都没有晨跑的习惯。他的生活原则是“简单”,但是多数人对这种原则的另一类看法则是懒惰。你看,要晨跑就必须早早起床,还要穿运动鞋,运动服如果出汗,回来以后还要重新梳洗,真是麻烦,所以他不喜欢晨 ...
广州同志会所

其实蓝枫一向都没有晨跑的习惯。他的生活原则是“简单”,但是多数人对这种原则的另一类看法则是懒惰。你看,要晨跑就必须早早起床,还要穿运动鞋,运动服如果出汗,回来以后还要重新梳洗,真是麻烦,所以他不喜欢晨跑。可凡事总有例外,他的感冒已经有两个星期了,始终好不了。可能是太长时间没有锻炼,抵抗力都不见了,这样想着,他决定晨跑两个星期。

三月底的天气说冷不冷,说暖也不暖,但是一身短裤背心的蓝枫一开始出现在操场上时,还是吓呆了几乎所有晨起锻炼的人。他从来都不介意别人对他的想法,悠哉悠哉的跑步,还不时的和熟人打个招呼。

一个星期后,自己感觉身体好多了,可蓝枫当初决定的是两周,所以还要继续跑下去。那天是阴天,没有风。蓝枫才绕着操场跑了一圈,一团团的雪花忽然毫无准备的飘了下来,然后马上刮起来了很大的风,温度仿佛在一瞬间就降了下来。该死的北方的天气!他在心里低低的骂着,看了看自己已经冻的发紫的皮肤,向宿舍跑去。

远处传来人们的嬉笑声。***下雪穿短裤没见过啊!蓝枫心里咒骂,没留神却和迎面走来的一个人撞了满怀。

“对不起啊!”

他道了声歉,准备快跑回宿舍,却被那人一把拉住了。

“你行啊哥们,这天气你穿这些!”说着脱下自己的厚外套扔给他,“别冻着了。”然后笑着跑开了。

蓝枫还没有来得及拒绝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了。他只好摇摇头,披上外套。嘿,真是暖和多了似乎那外套上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可我都还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子,怎么还给人家啊!真见鬼,什么人都有。他边想边慢慢走回了宿舍。

蓝枫只是把这件事当成了他生活里的一个小插曲,他还是在继续着他简单而又平静的大学生活。那件外套只穿过一次,可早已经洗的干干净净收起来,准备随时还给他。不管怎么说,他都对这个“雪中送衣”的陌生人充满了感激。

可是接连一个多月,那陌生人却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无论蓝枫怎样留意,都找不到。这也难怪,那天他只是模糊的注意到对方的一个背影,难不成每看到一个背影相似的人,他就上去说:“你是不是把外套借给我了?”别人肯定会以为他神经有问题的。

五一以后,大多数人开始穿起了短袖的t恤,连蓝枫自己也忘记了他在下雪时穿短裤跑步的壮举。一个周末的中午,他在图书馆写老师布置的一篇论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对面坐下了一个男生。

“喂同学,你那支油笔借用一下!”那男孩开口了。

“哦,拿去。”他头也没抬。

“哎,我看你面熟啊,是不是篮球队的?”

“嗯。”

“你那本杂志也借我一下。”

…………

###NextPage###

那人仿佛成心在和他捣乱,找出各种各样的话题来逗他。开始蓝枫还敷衍他几句,这会儿却不耐烦了。

“你这人有病是吧!没见我正忙呢!”他看写不下去了,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那人还在笑,对他的恼怒一点也不介意:“我的外套也不还我,还对我这么凶。你好啊!”

就是这个人在冰冷的雪天里把外套扔给他的!蓝枫一时愣在那里。不管怎么说,他是他的恩人,可他却对他发怒,不应该,真不应该!蓝枫忙坐下握住他的手。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你,……唉,那回多谢你了,我又不知道你住哪,没法还你,嘿嘿,还骂了你……”

对放看着他傻傻的笑容,眼神里有些异样,轻轻的挣开他握着的手说:“没什么的,其实我认识你,不怕你跑掉啊。刚才故意逗你,别生气啊。”

蓝枫看着他抿嘴轻笑的样子,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忽然呆住了。原来男生的酒窝也这么好看,他想。再仔细看对面的男生,才发现他的样子实在很清爽。没错,是清爽:他的眉毛不是很浓,眼睛不是很大,鼻子不是很高,但是却搭配的很好,让人有赏心悦目的感觉。仿佛夏天里冲了个冷水澡,就是很清爽的样子。蓝枫不知不觉的就被他吸引,产生了想亲近他的感觉。

那男孩被他看的不好意思,忙收起桌子上的东西:“你忙吧,我先走了。”

蓝枫这才回过神来,忙说:“等等啊,我没事了,衣服还没还你呢!你和我回去拿。”

男孩说不急,他知道他住哪。可蓝枫不答应,一定要请他吃饭。男孩拗不过,两个人收拾了东西,还了书,一起到学校外面的小餐厅。

路上,蓝枫问那男孩:“我叫蓝枫,蓝天的蓝,枫树的枫,你贵姓啊?”

“什么贵不贵的,我叫张宇。”男孩说起话来就笑了。

蓝枫忽然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张宇的笑:“原来是大歌星!我真是‘有眼无珠’了,不过你比他好看多了。”

张宇一听到蓝枫开玩笑就显得很局促:“你开什么玩笑!”

“你真的很好看。自己不知道吗?”叹了口气,他又说,“其实我哥哥的名字也叫宇,这到巧了。”

“真的吗?他在哪啊?”

“他叫蓝宇,比我大9岁,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以前在北京读书,不过出车祸已经死去好几年了。”提起哥哥,蓝枫就很伤心,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母亲很对不起他。

“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过人已经过世那么久,你也别太伤心了。”

对一个刚刚认识的人说起这些话题其实是很不应该的,可是蓝枫对张宇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愿意去信任他,情不自禁的想靠近他,这种感觉很奇怪,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可是他并不排斥。他讲了很多自己的事情,包括一些连自己宿舍的人都不知道的他的家庭。张宇很专注地听着,也讲了些自己。一顿饭后,两个人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

直到一块回到蓝枫的楼下,他才反应过来:“你看我光顾说话,把你拉到我们楼来了。”

“呵呵,其实我就在你的上面啊。”张宇也笑了。

“啊—怎么……”他真的太惊讶了,离的这么近,他竟然不认识他!

“别啊了,我先上去了,再见。”张宇不给他时间说话,一溜烟跑上去。今晚可以做个好梦了,他想。

其实蓝枫不知道,张宇喜欢他已经很长时间了。也许是小时侯整天和女孩子一起玩的原因,张宇性格腼腆又内向,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好多女孩子喜欢他的感觉。可是他从来都欣赏那种男性的阳刚之美。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形成的,这种事情想起来也让他心烦,或许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办法。

###NextPage###

张宇从去年就认识蓝枫了,那是学校里的篮球联赛,他去给系队加油。张宇的金融学系正和蓝枫的工商学系争夺决赛权。蓝枫在一群高高的队员里显得很矮小,可是他虽然只有177公分,却是技术最好的一个。张宇站在自家的蓝筐下,看到蓝枫上篮时飘起来的卷发,就莫名其妙的心动。他其实挺黑的,打了一会索性脱下背心,赤膊上阵。张宇看着他身上的肌肉在跑动的时候一颤一颤的,觉得他真是性感极了。后来他打听出他的名字和住处,却始终不敢来找他。难道主动和他说:“交个朋友吧!”或许男孩子可以这样去认识心仪的女孩,可问题是他所向往的是个男孩啊。张宇一直都不知道该怎样去认识他,只好偷偷地喜欢,他也没想到那天晨读时居然会看到冻的半死的蓝枫,还有机会把自己的衣服借给他穿。

蓝枫的日子一向过的迷迷糊糊。自从那次篮球联赛后,张宇总是到操场上看他打球,可蓝枫从来都没有留意过操场边那两道热切的目光。始终自顾自的崇尚着他简单的生活原则。

从那天吃过饭后,蓝枫一直没有见过张宇。无论他怎样留意,怎样希望,都没有“很巧合的遇到他”。这样过了一个多星期,他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因为这10多天来,他一直都想着他。有时候上课记着笔记,张宇那两个浅浅的酒窝就不自觉的浮现在脑子里。同座的王斌总会狠狠的敲他一下:“又走神了!我看你最近老心不在焉,咬着笔头傻笑,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想谈恋爱了?”

“见鬼,我上哪谈恋爱,你又不是不知道!”本来嘛,在宿舍里蓝枫和王斌的关系最好,对方的什么事都清楚。

“你趁早给我说实话,你看你那表情,不是想女人才怪呢!”

那么说我是在思念他?心烦意乱的蓝枫晚上没心思去学习。他靠在床上,盯着床头装有张宇衣服的袋子胡思乱想。怎么可能!对方可是个男的,见鬼!要是他知道我在想他…新交的朋友就没了……不过他就是可爱。他又瞄了瞄床头的袋子,我会……喜欢他?怪了,这不成变态了?可他还是忍不住拎着袋子上楼了。

315,我的楼上,没错。他这样想着,要推门进去,手却不自觉的敲了4下。不知为什么,他想在他面前表现好一点,至少也要有教养一点,他不想他看到他粗野,放肆的一面。

“请进。”

是他的声音没错,蓝枫又定了定神才进去。

张宇这一个星期以来也很矛盾。那天和蓝枫吃饭,聊了那么多,他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蓝枫实在是一个很可爱的男生,可是他不敢去找他,他怕他会看出他是这样的人,他在乎他对他的每一点看法,他怕他会反感他,而他也没有借口去找他。他有太多的顾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外套还在蓝枫那里。这几天梦里全都是蓝枫黑黑的身影,傻笑的样子。他也怕自己陷的太深,所以故意躲开了他好几回。他一直在提醒自己,蓝枫和他根本不可能,能做到他的普通朋友就该满足了,该满足了,可心里就是有那么多的不甘心。

蓝枫进去的时候只有张宇一个人在宿舍里。正在练毛笔字的他连头也没有抬。蓝枫走近桌子,看到书法本上已经写了很多工整的楷书“蓝枫”,他的心中一动,轻轻咳嗽了一声。

张宇一惊,抬头发现蓝枫站在面前,慌忙合上本子,又找了好几本书压上,等脸上的红褪了,才敢回过身来:“真没想到是你……坐啊!”

蓝枫笑笑,没有动,两个人都觉得有点尴尬。好一会他才开口:“原来你的毛笔字写的这么好,我都没想过我的名字有这样好看啊。”

“我刚才练习偏旁部首,练到‘木’字旁和‘草’字头,就顺便写下来了……”张宇自己都觉得这个解释太牵强了。他会怎么想,以为我……张宇不敢想象。

“我来还你衣服啊,你也不来拿!”蓝枫这时才想起此行的目的。

“哦,我忘了。”张宇接过袋子,朝里看一眼,笑了:“你穿了一次就洗那么干净,我可划算了。那件衣服我都两年没洗过了,嘻。”

这么一笑,尴尬的气氛全消失了,蓝枫上来使劲打了他一拳:“什么!我这么亏,那可不行,你得补偿。”

张宇把袋子扔到床上,捂着胳膊说:“打死我了,你还要我补偿,怎么补啊?”

“明天请我吃饭!……这是你的床啊,收拾的真整齐!”这是蓝枫的心里话。张宇的床干净整洁,决不是其他那些拉里邋遢的男生的样子。他的床和他的人一样给他一种很清爽的感觉。想起自己只有每星期舍监来检查时才叠的被子和乱七八糟的“猪窝”,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好吧,晚上请你吃饭,那晚上我去找你好吗?”张宇看他躺在自己床上,一脸的得意满足之色,不禁笑了。

“那你可别忘了,我明天一天都不吃东西,你最好多带点钱。”他竟然把鞋脱掉,钻进被窝里装睡了。

“随你的便!……喂……你干什么!”张宇看他在自己的床上乱翻乱闹,忙跑过来阻止,两个人打成一团,但一会张宇就被蓝枫压倒在床上:“你打不过我,我吃你豆腐,嘿嘿……”

张宇的脸马上红了,不知道因为刚才的打斗还是因为蓝枫的话,他一边抵挡他,一边求饶。

这是电话很突兀的响起来,两个人都一惊,从床上跳起来,蓝枫的脸色也不好,趁张宇接电话,匆匆说了声:“我走了。”不等他回答就跑掉了。他真的很懊悔刚才的行为,可是明明就有一种想去亲他一口的冲动,这是他对任何女生也没有过的感觉。只能是一时的冲动,他这样解释。但张宇会怎么想,会把我当成什么人呢,他明天会不会来?

第二天晚上,蓝枫一直等到8点也没看到张宇。他不敢上楼去找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他忘记了,要不就是为昨晚的事生气,蓝枫奇怪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了。

###NextPage###

门忽然打开,张宇风风火火的进来。这时蓝枫心里不是高兴,而是感激。不知不觉中,张宇在他心里已经有了那么重要的地位。

“今天给一个初中的女孩子带家教,她爸妈打电话来说有事,让我晚上陪她一下,现在才回来。我以为你不在了,真抱歉!”他的脸很红,流了好多汗,一看就知道是从车站一路跑回来的。

蓝枫忽然很心疼:“说好了,我一定等你的。其实你可以先打个电话来啊。”

“是啊,我太着急了,就忘了。”

“哈哈,小笨蛋,先擦擦脸吧!”蓝枫刮了一下他的鼻子,递过自己的毛巾。

嗯,他的毛巾上是一种很清新的香皂味道,他身上是不是也有这种味道?忽然一回神,张宇觉得很不好意思,瞧自己想到哪了。

虽然夏天的白天很长,但他们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街上的你霓虹在夜色里分外明亮。夏天的大街上即使是夜晚仍然热闹非凡,在如织的人流中,张宇忽然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与幸福之感。因为身边的那个人,他可以无所畏惧的。

两个人不自觉的靠的很近,张宇的胳膊不时碰到蓝枫的胳膊,感觉到他光滑,有弹性的皮肤,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那是年轻,完美的男人的身体。张宇想,要是能这样在他身边过上一辈子,他就别无所求了,而那是件多么奢侈的事情,一辈子好长的,他等的及吗,而他又愿不愿意呢?这样想着,连远处的霓虹似乎也黯淡了。

那天之后,两个人就常在一起。他们是同一个年级的人,而财经类院校的课业一向都不是很重,有太多的时间需要消磨。

以前蓝枫中午下课是把午饭买到宿舍里吃的,现在他都要等张宇下课,两个人一起到食堂。遇到太阳不是很足的天气,他就带着张宇去打篮球。从最基本的运球,规则,一直到上篮,他教的不厌其烦。第一次体会到当老师的滋味,他很有自得其乐的感觉,只是这个学生不用心,不时的心不在焉,对着老师渗出汗珠的身体想入非非。

蓝枫变的爱学习了,这让他的舍友也奇怪。其实当然是因为张宇。两个人跑到7楼去自习,但很有默契的不在一个教室里。只不过不到半个小时,不是张宇跑来蓝枫的教室就是蓝枫在楼道里逗张宇出来。7楼的自习室里人一向不多,又多是一对对的情侣,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他们俩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烦的时候就在楼道里晃,故意放肆的大笑。走廊里的路灯昏昏黄黄的亮着,似乎一直都是这样而永远也不会熄灭,就仿佛他们俩之间,没有过去,或许也不存在将来。

每回蓝枫到张宇宿舍里总对他的床特别感兴趣。同时自怨自怜自己的慵懒。要是不准备出去玩,他一定爬到张宇的床上把所有东西都搞出来,然后藏在被窝里笑,仿佛这样他的心里才平衡。张宇很快乐的看他做着这些,边想,嘿,这男孩就是可爱。实际上他知道蓝枫这个人虽然总是乱糟糟的,但他绝对是一个很干净的男生。他不同于其他男生身上总有一些怪怪的汗臭和其他味道,张宇特别喜欢蓝枫身上那股清新的香皂混合着香烟的味道,那让他觉得他性感。

两个男生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样的感情,蓝枫不知道。或许20岁的年纪对于男孩来讲已经可以说说喜欢了。蓝枫喜不喜欢张宇?他自己不清楚,可能更多的是不愿意去想。

期末考试后,张宇问蓝枫回不回家。“你回吗?”蓝枫反问。

“不,我带的那个小女孩今年上初三,她父母要我给她补课。”

“我回。”蓝枫很简短的说。他想,只要你开口,我就在这陪你。

可是张宇说:“那祝你一路顺风!”

蓝枫很失望,其实他那时侯正处在一种很微妙的心理状态。对于张宇他是越来越在乎,哪怕有一天看不见他,他也会魂不守舍,坐立不安。两个人离的这么近,他却分明的感到思念的痛苦了。也许这样的年纪说爱情还是很奢侈,可是他再怎么逃避自己的感情,也知道他是喜欢上张宇了。这个清新的,有才华的,爱脸红的男孩,他愿意用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来赞美他,用生命来保护他,不让他受伤害。可是这些想法他不敢说出来。“我喜欢上一个男孩!”这事实让一向开朗的蓝枫既懊恼又自责。人家把他当成好朋友,什么都想着他,可是他……竟然成了“玻璃”,蓝枫的头有两个大了。

一个风平浪静的暑假后,新学期开始了。这个暑假蓝枫过得不好,他不清楚自己该怎么做,只是几十天来对张宇的思念更加强烈。后来他决定开学后交个女朋友。

###NextPage###

张宇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蓝枫了。如果不是心里对他的思念真实而强烈,他甚至怀疑这个人是否真的在他的生命里存在过了。其实他又何尝不想蓝枫陪在身边,可他不敢说,他还是有太多的顾虑,太多的矜持。虽然这些顾虑与矜持在别人的眼里可能一钱不值。正因为太在乎,所以才那样害怕失去。然而没有他的日子,寂寞和空虚就像野草,疯狂的占据了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蓝枫的女朋友叫卓娜,她从大一时就喜欢蓝枫。这个泼辣的女孩真没想到对她一向很冷淡的蓝枫会主动来追求她,欣喜的以为是她的真诚感动了他,没有任何考虑就答应了他。

平心而论,她对蓝枫真的太好,对他的关怀无微不至,把自己最好的东西全都给了蓝枫,蓝枫稍微有一点咳嗽,她就买来大堆的水果的药。甚至连他只是到操场上玩半个小时的篮球她也要在旁边陪着,只为了不时的给他擦擦汗,递递水。一个最慈爱的母亲对心爱的儿子所能做的也不过是这些了。只是她忘记了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他们需要的是自由,而且越容易到手的东西越不珍惜,越瞧不起。

张宇终于鼓起勇气找蓝枫来了。两个人在楼上楼下,可开学以来还没有见面。有时候一个人在屋里无聊,就想,他在楼下干什么呢?这种天涯咫尺的感觉让他快崩溃了。

张宇来找他的时候,蓝枫刚刚洗过澡,一个人在宿舍里洗自己的袜子和内裤。他看到张宇有点意外,也很惊喜。

“下个月有计算机培训,我…想……问你参不参加。”这是他见蓝枫前搜肠刮肚想出来的借口。

“…好久不见了,…你怎么样?”蓝枫很欣喜地问他。

“老样子。”张宇一脸的无所谓。这真的不是他自己,他不是想他,爱他吗,为什么看到他后没有任何亲昵的话,反而要故意装的很冷淡,不该这样的。

这时有人在楼下叫蓝枫的名字,他挪到窗边,原来是卓娜:“蓝枫,我买了晚饭给你,快下来!”

他应了一声,回头对张宇说:“这是我女朋友……”

“你……女朋友?……”刹那间,张宇的脑子一片空白,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

“你先坐,我下去一下。”蓝枫并没有留意到张宇的反应。

等蓝枫回来,张宇已经不见了。他很奇怪,吃过饭就上楼去找他。可是他不在。他的舍友说他下去好长时间了。

“那我在这等一会。”他坐在张宇的床上,随手把枕头扔到一边,却忽然发现了一张写着“我爱蓝枫?”的宣纸。

好象是条件反射般,他马上把那张纸收到自己的口袋里。摆好枕头,跑掉了。

蓝枫失眠了。夜里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原来张宇也喜欢我,我不是单相思。他的心里窃喜。可是我们都是男人啊,如果……那不成了……他不敢往下想。心里越来越不耐烦,索性穿好衣服跑到楼顶去散心。

月亮已经快落下去了,从楼顶看过去,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股暗暗的雾气里,马路上间或有很大的卡车呼啸而过,发出刺耳的声音。楼顶上有一盏昏黄的灯,向四周发出黯淡的光。

夜风微凉,蓝枫感觉好多了。然而一阵吉他声却忽然从阁楼的拐角悠悠的响起,随风飘进他的耳朵,是那首老狼的《恋恋风尘》。吉他声像空气般沁入了蓝枫的每一个毛孔。一盏昏黄的灯,一首忧郁的老歌,这样的气氛里,连蓝枫一向开朗的心境都感染到那淡淡忧伤的情绪了。他悄悄的转过阁楼,却很惊讶的发现,那个弹吉他的人赫然竟是张宇。

吉他声依旧很悠扬的响着,蓝枫没有出声打搅他。若有如无的灯光笼罩在他身上,周围有一层微微的雾气,让他看起来有些飘渺。然而同样是那首《恋恋风尘》,蓝枫听上去更觉伤感了。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他忽然开口。

吉他声嘎然而止,张宇惊讶的回头:“怎么是你……!”

他的声音把蓝枫唤回现实,他又开始吊儿郎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想不到阁下也和我一样有兴致。”他学起了《大话西游》的台词。

张宇不说话,他一看到他就不知所措,平时的机灵全不见了,仿佛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面对自己暗恋的女孩一样。

“我打扰你了?……那我下去了。”蓝枫故意说。

“你…要走?”张宇果然很不情愿,语气焦急,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很不在乎的又弹开了吉他。

这些举动都落在蓝枫的眼里,他觉得很好笑。有时候张宇真的很像一个小女生,让他兴起想保护的念头。

“你喜欢我吗?”

张宇马上被这个毫无预警的问题吓呆了,手里的吉他差点掉下来。

###NextPage###

“你说什么呢!”他的语气里满是惊慌。

蓝枫拿出在他渗透下发现的字条递到张宇面前,光线不是很强,但白只黑字上清楚的写着:我爱蓝枫?

很难形容张宇当时心里的感觉。总之是尴尬到了极点。一个初次犯案的小偷被当场抓住时也没有他那时侯感到心虚,过了很久他才开口:“你为什么乱拿我的东西?”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这是真的吗?”蓝枫没有理会他的话。

“……如果是呢?……”

“那我……”

“那你就看不起我!”张宇迅速打断他,“我变态,我是个玻璃你根本就不该认识我!好啊,那你走啊,以后就当没见过我!”他一口气吼完,仿佛用光了全身力气,禁不住有些颤抖。

蓝枫很温柔的扶住他:“别这样和自己为难,我明白你的想法,其实我也……和你一样为难的……”

“你是说……你……也喜欢…我?”

蓝枫点点头,面前的张宇微睁着讶异的眼睛,脸上的表情真是可爱极了。这一刻他早忘记了自己所有的顾虑,什么玻璃什么变态,管别人怎么想,他全都不在乎了,他只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他生命里的天使,他愿意一生陪伴他,照顾他,他是那样的喜欢他,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我喜欢你,我要和你在一起!”他说,声音里有不容质疑的坚定。

他的声音让张宇清醒过来。他的思绪在瞬间转了好多。他相信蓝枫是认真的,可是他比蓝枫冷静,他知道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所要承受的压力并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为了他他愿意承担,可是蓝枫呢?他始终都不认为蓝枫是一个可以为感情付出一切的人。或许是自己想太多了,不管怎么说,要是能和他一起开心的过完大学,让他的生命有一段可以追忆的日子,他就该很满足了。

“蓝枫,我真喜欢你,从你不认识我时我就开始喜欢你了,我是不是很变态?”

“是吗?我有这么大魅力啊,那你亲我一口!”他又开始使坏。

张宇的脸马上红了,没错,他早就想亲他了,可是现在他说出来他又不好意思,期期艾艾的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办好,手也不自觉的拨弄着吉他的弦。

蓝枫爱死了他这付惊慌失措的样子,他上前楼住他:“你竟还会弹吉他,到底还有没有让我惊喜的地方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唯一一封情书
在认识大Z之前,我遇见过并追求过一个当时的大学生小g.在“小概率事件”和“书童”那
我们俩的三年
真切的是时光如水,岁月如歌。就这么快的,我们两个,三年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想
与已婚同性男友的悲惨结局
(1)我别选择,只能把发生在昨天夜里的事情也在这里了,我不知道跟谁去诉说我的难处
我要找的人在哪里啊?
有时间很想哭,一种很莫名其妙的冲动,想依偎在一个人的怀里哭,或者会像孩子一样,越
别告诉他我想他
从发给他的那条最后的信息,我想你。然后,我就告诉自己我已经不能再想他了,如今的他
对不起,我的爱误了你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要心有了期盼,再短的日子都会感觉漫长而又遥远?仅仅一个礼拜,
一些事,一些情(1-3)
(1)决定我决定和小滨在一起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觉得自己应该有开始新生活
我只想唱歌给你听
小可,男,留西瓜太郎头型,性格沉默,爱好是音乐。他大学毕业的那年,圣诞节前夕,出
大学生的心路经历
一忘记一个人的滋味,除了漫长,什么也没有。就因为曾綺爱过你,尔后——没有以后!你
邂逅,在爱和痛的边缘
一 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那天回家很晚,半夜了,一个人在黑暗的街道上无聊的踢着
从直男变成GAY
故事的开头都注定一个命运,有悲有喜,而我的故事也逃不过这个注定,其实我总是在写与
爸爸,请你放过我
最近一段时间,同志网络上呼吁同志们勇敢地come out出来的呼声越来越高,著名的社会学
给暗恋直男的信(外一篇)
给暗恋直男的一封信志刚:当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已经和公司办理好了辞职手续,南下深圳
从爱人到兄弟
从爱人到兄弟,荒唐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能接受。一切的梦境都结束了,沉睡了几个
我和我弟弟
我和我弟弟相依为命二十多年。在我十岁,弟弟六岁时,我们的父母因为一起交通事故,意
两个男人幸福的爱情故事
当三色堇在网路上遇到了葶苈子,从那天起,他就每晚失眠了。于是三色堇每天都在幻想着
是个同志,你就美着吧!
(一)题记——青春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是由穿着高统靴和化装服的孩子在上面踩踏的一
我的断臂经历
和A认识是在北京当地的在京外国人非常喜欢登录的一个网站上,我发布了一条交友信息,
今夜感觉你的爱
其实蓝枫一向都没有晨跑的习惯。他的生活原则是“简单”,但是多数人对这种原则的另一
四十八小时恋爱故事
环顾这间不太大的卧房。小熙喜欢回家后把所有房间的灯打开,电视,cd,凡是有声音的东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  

GMT+8, 2022-5-25 09:34 , Processed in 0.18627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北京最大的同志导航 北京同志!

© 2014-2015 北京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