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北京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四十八小时恋爱故事

2016-4-21 07: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21| 评论: 0

摘要: 环顾这间不太大的卧房。小熙喜欢回家后把所有房间的灯打开,电视,cd,凡是有声音的东西都得让他们转动。也许这样不会感到太孤单吧?此刻,借着厨房犹自未息的灯光,伊骏打量着这个用“宜家”装饰起来的房间,和自己 ...
广州同志会所

环顾这间不太大的卧房。小熙喜欢回家后把所有房间的灯打开,电视,cd,凡是有声音的东西都得让他们转动。也许这样不会感到太孤单吧?此刻,借着厨房犹自未息的灯光,伊骏打量着这个用“宜家”装饰起来的房间,和自己家里的“北欧风情”恰有异曲同工之妙。

感觉好奇怪,和身边的这个男子只是昨天第一次见面而已,却仿佛相识了很久似的。

第一次,在“红尘”上看到小熙的征友启示:“找一个平凡的人,过一种简单的生活”,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触动了伊骏不知何处的心弦。伊骏回信道:喜欢你的用词“简单的生活”,请回信。

伊骏并不喜欢网上征友,自从第一次见网友,看到那个高中二年级,未满18的小孩子,伊骏好不容易看着他喝完那杯咖啡,对他说:早点回家做功课吧。就逃出了他喜爱至极的manabe咖啡馆。不仅从此不敢贸然跟人网上联络,聊天,甚至不敢再去那家咖啡馆。

所以,这一次,他并不特别放在心上,过了两天才去hotmail收信。这样,他看到了小熙的来信:你的信,真是够简单的。刚读到这一句,伊骏已不自觉的笑了。

第二天,那个午后,伊骏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喂?是司马先生吗?”

“是的,我是……你……是欧阳吧?”

“是的,你好……现在说话可以吗? ”“刚好忙完,有在休息啦。”

“是吗?我是想说,我们什么时候见个面吧?我请你喝东西。”

“好啊。你什么时候有空呐?”

“你哪?”

“我每天下了班就没事了。今天稍后可能会忙一点,下班不会太早。明天没事,一起吃晚饭吧?”

“好啊。明天请你吃饭。”

“谁请谁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见面啦。六点衡山路gap可以吗?上海菜喜欢吗?”

“好的,六点,gap门口见,吃什么再说好了。我会穿黑色风衣,不戴眼镜。”

伊骏笑了起来:“我穿藏青色短风衣,也不戴眼镜。”

“明天见面在聊吧?bye-bye.”

“bye-bye”

###NextPage###

伊骏放下手机,摇了摇头,想起了远在英伦求学的罗依。二十四岁的他只身远走他乡已有一年多了。这些日子以来,虽常有信有电话,彼此的寂寞却是与日俱增。罗依曾写信说不想再回上海,要伊骏自己好好找个伴,不要只是牵挂着自己。伊骏却从未再交往过任何人。除了做好工作(伊骏坚持认为男人事业总是第一位的),每天回家,只是与cd,电视做伴。有时候,伊骏觉得这样的感觉好奇特,他叫这做享受寂寞。

当寂寞也成为一种享受的时候,心确也如止水了吧?

伊骏回想起电话里小熙的声音,磁性,很有个性的那种。南方人特有的讲国语的语调,也似乎特别的亲切。也许,是一个美丽故事的开头吧?

伊骏下意识的看了看台历,一月二十日。

明天,一月二十一日。

下班前突如其来的两个电话,搞得伊骏手忙脚乱。害得他不得不快步奔向地铁站,叫车的话,淮海路太塞车,会更慢。伊骏快步走着,他可不想迟到,而且原本就没有迟到的习惯。

还好,准点到达。gap门口没有人?红藩门口倒有两三个人。是他吗?伊骏这样想着,那个人却已向他招手。这样,第一次见面的两个人,象老朋友似的一起走进了岩烧。

伊骏抬头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子,迎面而来的眼神率直,大胆而自信。含着笑意,一点点邪?大衣和西装随手搁在椅背。蓝色村衣,同色系领带又一个tone on tone!。蓝色,伊骏认为白领的标准色,在小熙的身上仍能显出与众不同之处。没来由的,伊骏一下子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个男子。

太突然了一点吧?伊骏的脑海中有一次闪现出罗依的影子。

没有犹疑,没有试探,各点了一份沙朗斯通和菲利牛排之后,一边享受着岩烧恬静的氛围,一边享受着美食,第一次的深谈显得那么坦率而真挚。彼此之间发现两人之间有着如此之多的共同点。

愉快的晚餐之后,两人并肩走在衡山路上。衡山路近年营造出特有的异国休闲氛围,特别吸引现时的年轻人。走过“真爱”,走过“欧登”漫无目的的散步也成了一种享受。伊骏记得前面有一家不错的pup,欧阳也应该会喜欢吧?

“我们不要去pup了,不如去我家吧?”

“好啊。”

小熙说过,他只身一人从广东来上海,借了两房一厅的房子,一个人住在长宁。

太寂寞了吧?罗依走后的一年半以来,伊骏除了埋头于工作,就是对他深深的的思念。,从未再交往过别人。享受寂寞,品尝孤独,又何尝容易。身边的这个男子,令伊骏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冲动,好想把他抱在怀里,紧紧拥着,好好亲吻他。伊骏暗自好笑,摇了摇头,丢掉这个念头吧?大色狼!

出租车上,犹豫片刻,伊骏伸过手去握住了小熙得手,回头望着小熙,遇到了小熙同样热切的目光,不由得笑了。

小熙的家,简洁,工作室,客厅,卧房。从格调到色彩都很合依骏的口味。看得出小熙是一个很能自理的男子。

依骏脱掉外套,随手翻看着小熙的杂志,“风尚”,“君子”,音像世界“全都是自己买过的。茶几上点燃的烛光,被来回忙碌走动,倒茶送水的小熙弄得摇曳起来。依骏不禁有些恍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子,和自己竟有着如此之多的相同之处。

摇曳的烛光中,轻柔的音乐。

毫无戒心的谈话是令人愉快的。依骏面对这个男子,一点也不想躲藏,他希望他能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全部。对他,依骏将自己的两段感情故事,毫无保留的娓娓道出:大学里与异性恋同学的苦恋,及交往一年多远赴英伦的罗依。小熙则将他在广东的dj生涯与一年半来单身滞留他乡的经历与依骏分享。不知不觉,已是十点。

忽然,依骏停顿了一下。对坐在边上椅子上的小熙说:“刚才问你坐在那边冷不冷,其实是想让你坐过来,离我近一点。”

小熙看着依骏,笑意含在眼中,走到沙发(违规词)边。

###NextPage###

依骏伸出手去,握起小熙的手,顺势拉了一把。

小熙侧过身来,看了看依骏,两人拥在了一起。

小熙在依骏的耳边,轻声道:“我们这个样子是不是太快了点?”

“我希望再快一点!”

两人拥得更紧了,伊骏低下头,擦过小熙的耳边,去寻找他的唇。小熙躲了一下。

“我抽了烟了。”

两人松开了手,相视而笑。稍有一些尴尬。

忽然两人又一次拥在了一起,吻了起来。伊骏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小熙暖暖的舌尖伸了过来。两人似乎都感觉到身后的窗帘未拉上,又舍不得分开。便倒在沙发(违规词)上,吻了起来。

在小熙那张宽大的床上,小熙抚弄者伊骏的头发,看着满地零乱的衣服,再一次问道:“我们这个样子是不是太快了?”

回答他的是伊骏走向腹下的热吻。

第二天一早,伊骏打电话给小熙,“你今晚有空吗?”

“没事啦”

“那我过来好吗?”

“好啊?”

“六点半,我过来。你在家等我吧。”

两人原本觉得一个礼拜见一次是最合适的。第二天,就被伊骏预支了下周的约会。

放下电话的伊骏,不自觉的摇了摇头。自己这是…他从未感到像此刻这样需要一个人,小熙,他此刻这样热切的想见到他。

还未到下班时间,4点,伊骏就和搭档打了个招呼,先回家洗了个澡,换上工作之外喜欢的便装。出门之前,check mail时,伊骏给小熙写到:"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今天,他想在那里过夜。告诉小熙自己和父母同住时,小熙曾问:"如果我想让你留下来过夜哪?" "那我就留下来陪你罗"伊骏喜欢抱着爱人睡觉的感觉,今夜,他想抱着小熙一起迎接晨曦。

伊骏准时按响乐门铃,小熙来开门时,那种心跳的感觉犹自袭来。

"在家吃饭罗?" "哎。"伊骏依在门边,看着一个男人专心致志的为自己做菜,耳边响起歌声:now and forever, i will be your man.

结束语:

美丽的故事总有个结局,我的就是失去了你。小熙,对不起,答应过你,你我的故事,因为有你的一半,不会随意发表。只是,你的不辞而别,音讯皆无,令我非常担心,我只想知道你一切都还好吧?一通电话也好,一个mail也好,告诉我你讨厌我也好,我只是想有你的消息!

伊骏午夜。

梦回。

司马伊骏侧身看着身边熟睡着的这个男子,欧阳熙,他喜欢叫他做小熙。喜欢看着他恬然入睡的神情,安静,左侧的酒窝稍深一些,大模大样的睡在床的中央,让睡惯了双人大床的伊骏不知如何入睡。伊骏轻轻叹了口气,不自觉的笑了:明天得和他谈谈这个问题。

环顾这间不太大的卧房。小熙喜欢回家后把所有房间的灯打开,电视,cd,凡是有声音的东西都得让他们转动。也许这样不会感到太孤单吧?此刻,借着厨房犹自未息的灯光,伊骏打量着这个用“宜家”装饰起来的房间,和自己家里的“北欧风情”恰有异曲同工之妙。

感觉好奇怪,和身边的这个男子只是昨天第一次见面而已,却仿佛相识了很久似的。

第一次,在“红尘”上看到小熙的征友启示:“找一个平凡的人,过一种简单的生活”,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触动了伊骏不知何处的心弦。伊骏回信道:喜欢你的用词“简单的生活”,请回信。

伊骏并不喜欢网上征友,自从第一次见网友,看到那个高中二年级,未满18的小孩子,伊骏好不容易看着他喝完那杯咖啡,对他说:早点回家做功课吧。就逃出了他喜爱至极的manabe咖啡馆。不仅从此不敢贸然跟人网上联络,聊天,甚至不敢再去那家咖啡馆。

###NextPage###

所以,这一次,他并不特别放在心上,过了两天才去hotmail收信。这样,他看到了小熙的来信:你的信,真是够简单的。刚读到这一句,伊骏已不自觉的笑了。

第二天,那个午后,伊骏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喂?是司马先生吗?”

“是的,我是……你……是欧阳吧?”

“是的,你好……现在说话可以吗? ”“刚好忙完,有在休息啦。”

“是吗?我是想说,我们什么时候见个面吧?我请你喝东西。”

“好啊。你什么时候有空呐?”

“你哪?”

“我每天下了班就没事了。今天稍后可能会忙一点,下班不会太早。明天没事,一起吃晚饭吧?”

“好啊。明天请你吃饭。”

“谁请谁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见面啦。六点衡山路gap可以吗?上海菜喜欢吗?”

“好的,六点,gap门口见,吃什么再说好了。我会穿黑色风衣,不戴眼镜。”

伊骏笑了起来:“我穿藏青色短风衣,也不戴眼镜。”

“明天见面在聊吧?bye-bye.”

“bye-bye”

伊骏放下手机,摇了摇头,想起了远在英伦求学的罗依。二十四岁的他只身远走他乡已有一年多了。这些日子以来,虽常有信有电话,彼此的寂寞却是与日俱增。罗依曾写信说不想再回上海,要伊骏自己好好找个伴,不要只是牵挂着自己。伊骏却从未再交往过任何人。除了做好工作(伊骏坚持认为男人事业总是第一位的),每天回家,只是与cd,电视做伴。有时候,伊骏觉得这样的感觉好奇特,他叫这做享受寂寞。

当寂寞也成为一种享受的时候,心确也如止水了吧?

伊骏回想起电话里小熙的声音,磁性,很有个性的那种。南方人特有的讲国语的语调,也似乎特别的亲切。也许,是一个美丽故事的开头吧?

伊骏下意识的看了看台历,一月二十日。

明天,一月二十一日。

下班前突如其来的两个电话,搞得伊骏手忙脚乱。害得他不得不快步奔向地铁站,叫车的话,淮海路太塞车,会更慢。伊骏快步走着,他可不想迟到,而且原本就没有迟到的习惯。

还好,准点到达。gap门口没有人?红藩门口倒有两三个人。是他吗?伊骏这样想着,那个人却已向他招手。这样,第一次见面的两个人,象老朋友似的一起走进了岩烧。

伊骏抬头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子,迎面而来的眼神率直,大胆而自信。含着笑意,一点点邪?大衣和西装随手搁在椅背。蓝色村衣,同色系领带又一个tone on tone!。蓝色,伊骏认为白领的标准色,在小熙的身上仍能显出与众不同之处。没来由的,伊骏一下子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个男子。

太突然了一点吧?伊骏的脑海中有一次闪现出罗依的影子。

没有犹疑,没有试探,各点了一份沙朗斯通和菲利牛排之后,一边享受着岩烧恬静的氛围,一边享受着美食,第一次的深谈显得那么坦率而真挚。彼此之间发现两人之间有着如此之多的共同点。

愉快的晚餐之后,两人并肩走在衡山路上。衡山路近年营造出特有的异国休闲氛围,特别吸引现时的年轻人。走过“真爱”,走过“欧登”漫无目的的散步也成了一种享受。伊骏记得前面有一家不错的pup,欧阳也应该会喜欢吧?

“我们不要去pup了,不如去我家吧?”

“好啊。”

小熙说过,他只身一人从广东来上海,借了两房一厅的房子,一个人住在长宁。

###NextPage###

太寂寞了吧?罗依走后的一年半以来,伊骏除了埋头于工作,就是对他深深的的思念。,从未再交往过别人。享受寂寞,品尝孤独,又何尝容易。身边的这个男子,令伊骏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冲动,好想把他抱在怀里,紧紧拥着,好好亲吻他。伊骏暗自好笑,摇了摇头,丢掉这个念头吧?大色狼!

出租车上,犹豫片刻,伊骏伸过手去握住了小熙得手,回头望着小熙,遇到了小熙同样热切的目光,不由得笑了。

小熙的家,简洁,工作室,客厅,卧房。从格调到色彩都很合依骏的口味。看得出小熙是一个很能自理的男子。

依骏脱掉外套,随手翻看着小熙的杂志,“风尚”,“君子”,音像世界“全都是自己买过的。茶几上点燃的烛光,被来回忙碌走动,倒茶送水的小熙弄得摇曳起来。依骏不禁有些恍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子,和自己竟有着如此之多的相同之处。

摇曳的烛光中,轻柔的音乐。

毫无戒心的谈话是令人愉快的。依骏面对这个男子,一点也不想躲藏,他希望他能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全部。对他,依骏将自己的两段感情故事,毫无保留的娓娓道出:大学里与异性恋同学的苦恋,及交往一年多远赴英伦的罗依。小熙则将他在广东的dj生涯与一年半来单身滞留他乡的经历与依骏分享。不知不觉,已是十点。

忽然,依骏停顿了一下。对坐在边上椅子上的小熙说:“刚才问你坐在那边冷不冷,其实是想让你坐过来,离我近一点。”

小熙看着依骏,笑意含在眼中,走到沙发(违规词)边。

依骏伸出手去,握起小熙的手,顺势拉了一把。

小熙侧过身来,看了看依骏,两人拥在了一起。

小熙在依骏的耳边,轻声道:“我们这个样子是不是太快了点?”

“我希望再快一点!”

两人拥得更紧了,伊骏低下头,擦过小熙的耳边,去寻找他的唇。小熙躲了一下。

“我抽了烟了。”

两人松开了手,相视而笑。稍有一些尴尬。

忽然两人又一次拥在了一起,吻了起来。伊骏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小熙暖暖的舌尖伸了过来。两人似乎都感觉到身后的窗帘未拉上,又舍不得分开。便倒在沙发(违规词)上,吻了起来。

在小熙那张宽大的床上,小熙抚弄者伊骏的头发,看着满地零乱的衣服,再一次问道:“我们这个样子是不是太快了?”

回答他的是伊骏走向腹下的热吻。

第二天一早,伊骏打电话给小熙,“你今晚有空吗?”

###NextPage###

“没事啦”

“那我过来好吗?”

“好啊?”

“六点半,我过来。你在家等我吧。”

两人原本觉得一个礼拜见一次是最合适的。第二天,就被伊骏预支了下周的约会。

放下电话的伊骏,不自觉的摇了摇头。自己这是…他从未感到像此刻这样需要一个人,小熙,他此刻这样热切的想见到他。

还未到下班时间,4点,伊骏就和搭档打了个招呼,先回家洗了个澡,换上工作之外喜欢的便装。出门之前,check mail时,伊骏给小熙写到:"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今天,他想在那里过夜。告诉小熙自己和父母同住时,小熙曾问:"如果我想让你留下来过夜哪?" "那我就留下来陪你罗"伊骏喜欢抱着爱人睡觉的感觉,今夜,他想抱着小熙一起迎接晨曦。

伊骏准时按响乐门铃,小熙来开门时,那种心跳的感觉犹自袭来。

"在家吃饭罗?" "哎。"伊骏依在门边,看着一个男人专心致志的为自己做菜,耳边响起歌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唯一一封情书
在认识大Z之前,我遇见过并追求过一个当时的大学生小g.在“小概率事件”和“书童”那
我们俩的三年
真切的是时光如水,岁月如歌。就这么快的,我们两个,三年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想
与已婚同性男友的悲惨结局
(1)我别选择,只能把发生在昨天夜里的事情也在这里了,我不知道跟谁去诉说我的难处
我要找的人在哪里啊?
有时间很想哭,一种很莫名其妙的冲动,想依偎在一个人的怀里哭,或者会像孩子一样,越
别告诉他我想他
从发给他的那条最后的信息,我想你。然后,我就告诉自己我已经不能再想他了,如今的他
对不起,我的爱误了你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要心有了期盼,再短的日子都会感觉漫长而又遥远?仅仅一个礼拜,
一些事,一些情(1-3)
(1)决定我决定和小滨在一起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觉得自己应该有开始新生活
我只想唱歌给你听
小可,男,留西瓜太郎头型,性格沉默,爱好是音乐。他大学毕业的那年,圣诞节前夕,出
大学生的心路经历
一忘记一个人的滋味,除了漫长,什么也没有。就因为曾綺爱过你,尔后——没有以后!你
邂逅,在爱和痛的边缘
一 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那天回家很晚,半夜了,一个人在黑暗的街道上无聊的踢着
从直男变成GAY
故事的开头都注定一个命运,有悲有喜,而我的故事也逃不过这个注定,其实我总是在写与
爸爸,请你放过我
最近一段时间,同志网络上呼吁同志们勇敢地come out出来的呼声越来越高,著名的社会学
给暗恋直男的信(外一篇)
给暗恋直男的一封信志刚:当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已经和公司办理好了辞职手续,南下深圳
从爱人到兄弟
从爱人到兄弟,荒唐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能接受。一切的梦境都结束了,沉睡了几个
我和我弟弟
我和我弟弟相依为命二十多年。在我十岁,弟弟六岁时,我们的父母因为一起交通事故,意
两个男人幸福的爱情故事
当三色堇在网路上遇到了葶苈子,从那天起,他就每晚失眠了。于是三色堇每天都在幻想着
是个同志,你就美着吧!
(一)题记——青春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是由穿着高统靴和化装服的孩子在上面踩踏的一
我的断臂经历
和A认识是在北京当地的在京外国人非常喜欢登录的一个网站上,我发布了一条交友信息,
今夜感觉你的爱
其实蓝枫一向都没有晨跑的习惯。他的生活原则是“简单”,但是多数人对这种原则的另一
四十八小时恋爱故事
环顾这间不太大的卧房。小熙喜欢回家后把所有房间的灯打开,电视,cd,凡是有声音的东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  

GMT+8, 2021-9-16 23:38 , Processed in 0.18121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北京最大的同志导航 北京同志!

© 2014-2015 北京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