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北京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同志 门户 资讯 北京同志资讯 查看内容

北京一夜

2014-8-24 05: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94| 评论: 0

摘要: 经理告诉我去北京出差的消息,我心里忍不住一阵窃喜。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出差,也并非第一次去北京,但我的心情却是掩不住激动。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上网以后才了解这个同志世界,才知道北京这个同志之都的种种,就一直 ...
广州同志会所

经理告诉我去北京出差的消息,我心里忍不住一阵窃喜。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出差,也并非第一次去北京,但我的心情却是掩不住激动。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上网以后才了解这个同志世界,才知道北京这个同志之都的种种,就一直有股想去看看的冲动,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实现了。

下了火车,京城熟悉的感觉就扑面而来。其实对于北京我已是轻车熟路,毕竟曾经在这座城市里呆过一段日子,只是它对于我没有留下多少好感,便在记忆中冲淡了不少。然而坐在出租车上,听着司机一口京片子、看着长安街的车水马龙,我不免想到了一句词,李清照的婉约词——“物似人非事事休”,只是自己还没有“未语泪先流”。与几年前闯北京的那个楞头小伙相比,岁月自然把我改变了许多,更特别的是通过网络,我的同志心态已经由朦胧走向清晰,关于同志生活的经验也从最初的一无所知慢慢积累起来。

公事一会儿就处理得差不多了,明天就可以带成果回去了,正好让我有机会好好了解这座同志之都。客户本想邀请我吃饭,但由于我“心怀鬼胎”便拒绝了。自己随意找了家小餐馆,边吃边在想自己的计划。来到这个城市,几个著名的同志景点是不能不去的。网上曾经有人写过北京的同志一日游,只是当时没有留心,也不曾记清楚,本可以按图索骥的,现在只好凭着记忆想出几个。

餐馆是唐人食府,离天安门不远,第一站自然就决定去东单公园了。这个不大的公园很早以前就在一些关于同志的书上看到过,只是现在有些名声不太好。但心想自己只是去看看,了解一下北京渔场的情况,作为日后写作的素材,便不需要什么担心什么。

在路边的报摊上买了几张报纸,免得坐在那儿无聊,适当的时候也可以掩饰自己。

从大门走进东单,首先看见的是一群中老年妇女排练腰鼓,浓妆下面一张张年华逝去的脸,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穿过人群走向公园假山前的一片空地。那儿有个报栏,据称是同志互相试探的好地方,就挨着它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环顾四周,才发现整个公园里并没有太多的人,只是有三两个人散落在假山旁。可能是因为午饭时间刚过,所以才会如此的清冷,我自我安慰了一下,摊开报纸看起来。

才翻完一版,身边的报栏前就开始有人聚集。放下报纸打量他们,好几个穿着都比较讲究,头发也是油光可鉴。再细细看看,虽然不能说是十分俊美,却也有几分男人的味道,只是让人有点说不出的怪异感觉。我索性放下报纸,靠着长椅看“风景”。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卞之琳的《断章》说的对,我在观察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注视着我。一发觉几双热辣辣眼睛盯着我,我马上就摆出一封老江湖的样子,与他们对视片刻。然而连续几个人都是看清我后立刻转头去寻找别的“猎物”。我有些莫名其妙,不知自己什么地方错了,还是网上那些“老同志”们传授的经验错了?只好再埋下头去看报纸。

又翻完一版,感觉有些无趣,还是看看别人的情形。抬眼一望,正好看见小伟从公园的后门进来。这是他给我的第一眼印象,朴素的衣服虽不时髦却也轻松随意,稍有几许稚气的脸上有一缕淡淡的愁丝,但又不是装酷的那种,而是真实心情不经意的流露。老实说,小伟给人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帅,但那种浑身散发出来的味道或许只能用“精神”两字来形容。我心里不免对这个小伙子产生兴趣,很想看看他的举动。

小伟似乎对东单有几分熟悉,走近后先打量了报栏前的人群,眼神渐渐暗淡下来了,再侧目一找,无意中与我盯着他的眼光交错了。本已灰淡的眼睛又有了点光彩。按照网上文章的指点,我知道他已经对我有了好感,“钓”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所以我的眼光也就放肆起来,盯着他的眼睛不动。本来就挺喜欢他的样子,又想试验一下“钓”人的本领,我用眼光示意了身边的空座,想让他坐下。

他磨蹭了一下,还是靠着我坐了下来。我先是善意的笑笑,心想在他这样一个“雏儿”,我应该表现得象一个老江湖,所以就先开了口,“你常来这儿?”

“不”,他猛得涨红了脸,憋了半天才说出这个字。

我心里一阵发笑,但还是要装作很老手的感觉,接着套他:“想找人?”

小伟犹豫了一会儿,才给了点头的答案。

点完头,他反而来问我了:“你上不上网的?”我心里一惊,想他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可能他也是网虫一类的,本想告诉他实话,转念一想,还是撒个谎,从他口里探探其他人对于网络的看法,或许更真实一点。我摇摇头:“还没有,你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

小伟有点失望,“你的样子看上去挺有层次的,我就想你应该有机会上网的。这样我们就有共同的话题了!”我笑笑,“其实也无所谓,我对网络的知识还是有一点了解的,听说网上象我们这种人的网站还不少?”

可能是谈到了自己的专长,小伟的兴致立刻又上来了,“当然了,网络是自由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随意发挥。象我们这些现实生活中不敢表露自己的gay来说,网络就是最好的活动空间了。现在就有许多的gay站,象花醉红尘、化蝶、阳光,好多好多的。你要有机会一定要上网去看看,你会发现一切真的都是你想象不到的。没上网真是你的遗憾。”他反倒来教育我来了。我心里一阵暗笑,想着如果他经常去红尘,说不定我们曾经就在聊天室聊过,不免又有些感触——“天地很大,人圈很少”,世上巧合的事情本就太多了。但既然已经撒了谎,一定要圆下去,而多年的经验也让我不会轻易在陌生人面前露底。

“我还听说网上有种聊天室,不认识的人可以在上面通过打字聊天认识,还说男女可以网络聊天来谈恋爱、结婚的!”“是有这种事情,象红尘的聊天室就不错,有的gay曾经就在上面找到bf。”“那你为什么不在上面找一个?”也许这是我很想知道的问题,所以没等他说完就问出了口。

“我在学校里上网,环境不允许我常去聊天室。”这时我才想起他应该是个大学生,不论从谈吐还是衣着上都能感觉到一点。“听你口音象南方人,一个人在北京读书?”

“我是江西人,在北京读大二。你是哪里人?”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不过更让我吃惊的是他居然是我老乡。我的老乡观念虽不是太重,没想到随便在公园搭个人居然是自己的老乡,总感觉有些尴尬。好在我不带口音,不容易让他察觉出来,只好反问他,“你看我象哪儿人?”“听你说话好象是北方人!”我不便直接回答,只好搪塞过去,“有部分算吧。对了,你有没有见过gay这样的网友?”

“当然见过,不过虽然网络世界是五彩缤纷的,但其实网友也是很挑剔的,而且见一次面也很麻烦,彼此对于对方的期望又都很高。见过几个,就免不了有点失望,不是我不喜欢,就是对方不喜欢我,也就倦了,所以才会到这儿撞运气。在中国,一个gay是很难遇到自己想要的。”没想到单纯的他也会有点沧桑感。

空气一下沉闷起来。两人有着同样的感触,低头想着彼此的过往。我想打破僵局,便开个玩笑,“我怎么样,是不是你想要的?”他到挺直爽,“你很不错的,不然我就不会和你聊了!”我心里一动,本就喜欢他,试试一夜情也是不错,就接着试探,“晚上有没有事情?我一个人到北京出差,一起玩玩?”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些“急色”的感觉,话一出口,自己也有些脸红起来。

好在他没看见,只是忙着点头。我心里笑,没想到还有比我更急的人。

这时时间已经不早了,便和他离开公园,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说。

吃饭的时候,我们都不太说话,似乎这种问题一挑明,就变成一对偷情的人,应该立即上床,完事就一切大吉,说声bye-bye,谁也不欠谁。我当然不希望如此的情景,就在吃完后提议,“北京的gaybar挺出名,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可能你都不相信,我还没有去过。”“那就一起去见识一下!”好在我印象里知道是在三里屯附近,叫蝴蝶吧,便打辆车,让司机开到三里屯酒吧一条街。下车时,司机见我们是外地人,还好心地提醒,“这个条街的鸡很杂,小心一些好!”

果然不出他所言,刚走进街口,就有拉客的老女人过来,心里懒得与她们纠缠,索性就直接问蝴蝶吧在什么地方。这群“老鸨”们很是诧异,忙大声说,“街口那家就是,不过那可是个同性恋酒吧,小伙子!”我不再理会她们,拉着小伟就走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双休的最后一天,蝴蝶里人很满。好容易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酒吧里放着赵传的歌,苍凉又穿透心灵的声音——“爱我就给我,你的伤悲和你的忧愁,爱我都给我,毫无保留。而我愿意,回报以真挚……”

记得JET在《午夜狂奔》时说过,要找一夜情,关于0号还是1号的问题还是要搞清楚的。我自然要象老江湖,也要大方一点,便直接问了,“你是0号还是1号?”

“这个……,我无所谓的,而且我还从来没有做过!”小伟沉吟了半天,声音也越来越小,在嘈杂的音乐声中几乎听不见。但我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不免有种羞愧的感觉。毕竟这是他的第一次,就这么轻易将被我“骗”来,以前说过的谎此时总在敲打着我的灵魂。我脸上竟有些发烧,幸好酒吧里的灯光很暗,却也看不出来。

“你不觉得一夜情不好?”也许我该用真心来对待他,就问出这种“大煞风景”的话来了。

“其实我知道,很多人都把这种419看成放荡或是危险的行为,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人有很多交往的方式,通过这一夜或许更能了解别人。”喝了几口啤酒,小伟反而镇静下来,说话也流畅得很。“只要对方让我感觉喜欢,他也喜欢我,我就愿意试试。有时喜欢也是一种爱。这样的一夜情不能说是没有感情的!”

我不知道怎么应对,然而我不得不佩服他对于很多事情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我这样想,这一夜之后,也许可以更深地交往下去,也可能成为陌路。但这些并不重要,只要曾经爱过就已经足够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认同我的观点,但经历过几次感情之后,我对于所谓“天长地久”已经失去了信心。

他接过口说,“不过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继续交往下去,做不了爱人还可以是朋友。并不是有了性之后,连朋友都不能做了。人家离过婚的男女还可能继续做朋友,我们为什么不能。因为有过一夜情的人起码相互还是喜欢对方的。”

我很欣赏他的说法,因为做为爱人也许会需要很苛刻的条件,但朋友就不同,可以是各种类型的,有时好朋友不一定可以做爱人,但好的爱人应该起码是个好朋友。也许这样说有些绕口,但人生的道理就是如此纠缠。猛然间对于小伟的爱意又多了几分。

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只有痴痴地看着他。呆了一会儿,才发觉自己的傻像,不免先笑了起来。

小伟有些莫名,“你笑什么?”

笑什么,笑我自己,也笑这个世界。

我终于决定说实话了,“我一开始就撒谎了。实际上我是上网的,而且经常去红尘,一般在聊天室里都能看见我。还有一点,我是你老乡!其实世界很大,人圈很小,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哦。”

小伟楞了半天,才想出一句话,“你一点不象我老乡!”

我又笑了起来,因为真话有时还不如假话显得真实。“我在北方呆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不怎么有口音,我的北京腔是不是也有点象?”

我们开始聊起关于老乡的话题,说说家乡与外面的异同。其实我对于故乡的印象已经有淡漠,但在小伟浓浓的乡结中,我又开始想念那块曾经生我养我的地方。不过大多的时候是小伟在说,我在听。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快到零点的时候,我才想起晚上的落脚地方还没有找好,便说,“我旅馆还没有找,再晚一点可能就要在街头睡了。”“怎么就想要了?”也许是聊了很多,对我有点熟悉了,小伟竟打趣起我起来。

“你是不是怕了?不敢去了?”我素来喜欢开玩笑,这下更是无所顾忌。

“我是同志我怕谁!”他说出的话有股上刀山下火海的感觉,让人好气又好笑。

不能再纠缠下去,还是拉着他赶快出门。

好在在附近就有一家宾馆,立刻就安顿好了。

走进房间,我其实对这一夜一点计划都没有,不知先该做些什么,只好对他说,“我先洗个澡,跑了一天了,身上粘乎乎的。”说出口后,才发现这种话容易让人想歪,又解释,“是真的,没别的意思!”

伪装了半天的老江湖终于撑不下去了。

好在小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然后打开电视看起来。

其实接下来的事情是那么自然,并非我所想的难以开口。小伟洗过后钻进我的床上,用他青春的肌肤靠近我。我低下头吻了他。虽然他没有经验,但在我的带领下马上就进入了角色。我们忘记所有的一切,只是肆意释放自己的欲望,在这北京的夜晚。

许久后,我们才精疲力竭拥着对方睡去。

早晨醒来后两人都笑了,然而一看时间,我大声叫苦,快要误了与客户约好的时间。我不敢再耽搁,忙起床。然而胡乱整理好一切后,想拿着包出门,回头却看见小伟坐在床上发呆。我不知做错什么,就问,“怎么了?”

“你真的过这一夜就算了?就是陌路了?朋友都不想和我做?”他伤感地说。

我才知道原因,想到他孩子气的性情,“你怎么这么想,怪我忙糊涂了。”忙坐下来给他留下联系方法、手机号码等等。

这时他阴郁的脸才绽放出笑容。“我有个呼机,下次你来一定要告诉我!”

我不知该承诺些什么,反而开始有些伤感,只有紧紧搂住他,眼眶竟有泪水渗出来。下次也许是经年以后,也许就天各一方,我还是现实的,不至于“为爱痴狂”得什么都不顾,一切看缘分的安排吧。

从宾馆出来,看着我匆匆离去的身影,小伟仍傻傻地站在原地,我不敢回头,忙挤进出租车。

取到资料后,我必须要立即赶回去了。幸好到达时就把返程车票买好,只是来不及再见小伟一面,只好打个传呼告诉他我离开的消息。

坐在车厢里,我心情有几许说不清楚的味道。忽然手机响了,一接竟是小伟,我激动得不知说什么。“我今天一天没上课,只想等你的传呼,本想来车站送你,却因为塞车堵在这儿。没办法,只好用电话送你一下!”他声音故作轻松,但我还是能感觉他柔弱的一面。

“你怎么不说话?想想我们还是有很多机会见面的。反正我会经常给你打电话的!”

我不知如何应对,也许是因为他把一切想得太美,而在我心里对于这份感情却丝毫没有计划。只是他纯真的心让我感动许久。

“好了,别想太多,好好学习,一切都有缘的。”我不知这句话是说给他听,还是自己。

“那你多保重,再见”听到电话那头挂断的声音,我的心也合上了。

列车缓缓启动了,将把我带回熟悉的生活中。

“不想再问你你到底在何方,不想再思量你能否归来哦,想着你的心想着你的脸,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许多情,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One night in Beijing你可别喝太多酒,走在地安门外,没有人能不动真情……呜、呜,我已等待千年为何城门还不开,呜、呜,我已等待了千年为何良人不回来……”

看着渐渐远去的京城,我心里仍在唱这首歌,我知道这一夜情终会成为历史的尘埃消散在北京的天空里,然而对于小伟、对于我,这北京一夜将永远刻进生命里,成为无法磨灭的一道印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北京基地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  

GMT+8, 2019-8-23 10:08 , Processed in 0.10192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北京最大的同志导航 北京同志!

© 2014-2015 北京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